您的位置︰卡提諾耽美小說網 > 歷史軍事 > 奪夢 > 109.赴宴

109.赴宴

作品:奪夢 作者:非天夜翔 字數: 下載本書  舉報本章節錯誤/更新太慢

    “算了。”黃霆結束了這場談話, “一時也想不出什麼別的可能, 你得幫我看好歐啟航, 有什麼事, 隨時找我聯系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余皓自然不會擔心歐啟航再出狀況,畢竟消掉他這部分記憶的, 就是周N自己, 黃霆卻恐怕背後還有危險, 才特地叮囑了他這麼一句,暫時應該不會再懷疑到他們身上。

    陳燁凱與周N的表情似乎有點嚴肅,兩人在欄桿前站著, 陳燁凱主動搭了下周N的肩膀,余皓遠遠地看著,像是陳燁凱在認真、誠懇地教他什麼。周N的表情則有點落寞, 回頭看了眼,看見余皓, 便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余皓心想是在討論父母的事?他記得陳燁凱與龍生在一起時, 也朝父母出櫃了, 也許他能教給周N某些辦法。陳燁凱說了一會兒,周N開始有點心不在焉, 余皓便起身過去。

    “我覺得, 饕餮象征你對物質的**……”

    余皓听見了陳燁凱的這一句,到得欄桿前, 側頭听兩人的對話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周N看了眼余皓, 隨口道, “既希望有錢,有好生活,卻覺得我沒有這個能力,貪圖本來不該屬于我的東西。”

    “物質的**,”陳燁凱想了想,說,“每個人都一定有,你躲不開的。與其打敗它,讓自己摒棄物欲,為什麼不試圖降服它?”

    余皓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余皓注意到李陽明也往這里過來了,朝陳燁凱做了個手勢,陳燁凱卻道︰“有兩個解決的可能,一是在現階段降服它,讓它成為你的一部分,正視自己的內心。調和你與家庭、你與父親財富的這種矛盾沖突,打敗它,化解它。”

    周N隨口道︰“這就是我接下來想做的。”

    陳燁凱做了個手勢,說︰“二,是通過自己的努力,獨立獲取財務自由,到那個時候,饕餮就會失去所有的戰斗力,因為對你來說它已不值一提。”

    周N又說︰“嗯,這是備選方案。”

    “比起它,我倒覺得你的撒旦更危險。”陳燁凱笑了起來,拍拍周N的肩,周N道︰“余皓能克住它。”

    余皓也笑了,李陽明過來,三人恰到好處地停下交談。

    “在聊什麼?”李陽明給他們遞啤酒,余皓擺擺手示意不喝了。

    陳燁凱笑道︰“在聊你。”

    夜景、繁燈、韓劇男主般的陳燁凱,余皓心想李陽明你估計要淪陷了,陳燁凱撩人從來沒有自覺,一副為人師表的模樣,然而這種不撩之撩,任何小gay看了都會有瞬間就想躺倒滿地打滾的感覺。

    李陽明那表情,余皓一看就知道中了。

    陳燁凱卻還沒察覺,解釋道︰“他們都很喜歡你。”

    余皓知道陳燁凱人很好,看到學生不自信時,總會伸出手拉他一把,但這談話確實有點尷尬,便與周N點點頭離開,到沙發上去坐著。

    “下雪了!”黃霆朝他們喊道。

    二月十四,第一場雪姍姍來遲,周N“喲”了一聲抬頭,所有人都抬起手接雪。余皓拍了張大伙兒的照片發給岑珊,岑珊則回了張她在瑞士滑雪的照片,彼此互道情人節快樂,結束。

    第二天傅立群拖著行李,戴著毛帽,余皓與周N把他送到樓下,傅立群又朝周N說︰“有什麼事兒,隨時叫我。”

    “不會有什麼事。”周N道,“回吧。”

    山上的雪積得比市區更厚,余皓和周N抓雪球互相砸了一會兒,手拉手去集市上買年貨過年,這是他們正式在一起後一起過的第一個年,周N抱著吃的用的跟在余皓身後,余皓只覺相當有小兩口的氣氛。

    一放假,附近房里就像宿舍一樣,幾乎全走光了,剩下當地村民的小孩子在路邊玩鞭炮。周N把冰箱裝滿,兩人又去剪頭發,周N說︰“空了得買個車,把駕照給考了。”

    余皓欲言又止,想到周N的存款,兩百萬本金到現在還沒動過,但那是他爸的錢。

    “貸款買個就行。”余皓開始逐漸接受了周N的價值觀,說,“分期還款。”

    周N說︰“買個七八萬的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余皓想起過年時周N的“家宴”,心里實在有點忐忑,廿九時他朝周N說︰“明天你做好飯放著,我等你回來一起吃?”

    “等什麼?”周N莫名其妙道,“一起去啊。”

    余皓想說你爸真沒叫我,但恐怕說了容易吵起來。周N道︰“我都準備好了,明天趁著他倆都在,就告訴他們吧。”

    余皓︰“!!!”

    周N又說︰“他們不是說,有事兒朝我宣布麼?我也有事兒宣布。”

    余皓想勸阻他的這個念頭,但他知道周N一定有過深思熟慮,這個時候,自己只要在他身邊支持他就好了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余皓認真道,“明天到時怎麼說,咱們先來預習下?”

    余皓十分緊張,周N卻根本不以為意,說︰“計劃趕不上變化,直接說就行了,他倆還能吃了你不成?”

    余皓竭力平復心情,片刻後說︰“周N,你真打算出櫃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周N答道,“我確定,肯定。”

    余皓索性點點頭,說︰“行,都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周N就像沒事人一樣,在廚房里做肉餡丸子準備油炸了給余皓當零食吃,余皓又忍不住道︰“你覺得他們會有什麼反應?他倆……”

    周N說︰“管他們什麼反應?這是‘宣布’,不是‘征求意見’,愛接受不接受。凱凱也說了,為人父母最開始不可能接受,但只要咱們自己不在意他們,慢慢地他們就拿你沒辦法了。”

    余皓又問︰“明天穿什麼?”

    “穿旗袍。”周N道。

    余皓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周N笑得不行,說︰“老婆,你真的很緊張。至于麼?事實不因為任何人的意志為轉移,當心別被我媽抓就行。不過我會保護你的。”

    余皓其實不那麼怕周來春,他還能當場動手不成?最怕的反而是周N的媽,自從去年過年見過一面後,她就找到了新的聯系人,不住通過余皓來掌控周N,要知道余皓把自己兒子搞了上床,那爆發級不知道會有什麼效果。

    至于周來春,也許頂多就是和周N當場吵起來,雙方誰也不理誰一段時間,周N的媽最有可能跑到學院來,當著全校學生的面掐死余皓……

    這夜余皓根本沒法睡,輾轉反側,比周N還要緊張,直到快天亮才睡著,周N倒是睡得很安靜,中午醒來時外頭在放鞭炮,余皓一看周N那模樣,就知道他鐵定沒睡好。

    “兩只熊貓。”洗臉時,周N打趣道。

    余皓十分疲憊,周N說︰“以前教我打拳的師父說,比賽前確實容易緊張得睡不著,可你只要告訴自己,再過四十八小時,未來成為過去,就沒所謂了。想想明天是大年初一,咱們躺在沙發上看劇吃點心,你還緊張不?”

    余皓一想也是,這麼想來,只要過了今天這頓飯,什麼都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周N換了件休閑西服,里面是余皓買的情侶衛衣,兩人在門口抱了下,余皓圍好圍巾,戴上帽子穿鞋,出門。

    “今天也很帥。”周N摸摸余皓腦袋,說,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周N帶余皓到了雲頂山的“空山春曉”,正是他過生日吃的那家,山里積雪壓著松樹壓著柏樹壓著竹,漫山遍野一層層綠上沾著白,就像糖霜一般。除夕夜外頭都沒人了,空山春曉卻異常熱鬧。

    不少有錢人寧願在外頭置辦年夜飯與親戚們聚餐,余皓看門口海報——兩千八百八十八年夜飯。剛到下午三點便座無虛席,連大堂都訂完了。

    余皓感覺到周N的手有點冰涼也有點發抖,不禁心疼起來,想來他應該比自己更緊張,反而還不住讓他別在意,這個時候該給他勇氣的是自己才對。

    余皓說︰“周N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周N站在空山春曉外,看了眼余皓,余皓說︰“我從來沒想過,會有這麼一天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沒想過。”周N說,“有些事到來的時候,總會覺得有點不真實。”

    余皓笑了起來,周N又說︰“雖然總不服凱凱,不過我覺得他有時候說得很對,這條路看上去挺難,走出了這一步,也沒這麼難。”

    余皓直到現在,還不太理解周N為什麼會決定在今天|朝父母出櫃,他覺得周N一定有什麼沒有告訴他的理由,但既然周N沒說,他也不會多問。

    “所以,咱們在一起的這一輩子,今天就會確定。”余皓說。

    “對。”周N笑道,“你樂意嗎?”

    “我不能更樂意了。”余皓看著周N的雙眼認真地答道,繼而再看那漫山遍野的積雪。

    周N“嗯”了聲,沒有再與余皓插科打諢地開玩笑,帶他進大堂,經理馬上過來招呼。

    “你先在這兒坐坐。”周N調整了手腕上的金烏輪,說,“吃些點心,我去包房,待會兒我讓人出來叫你。”

    余皓點了下頭,周N便轉身離開,消失在了人來人往的餐廳大堂里。余皓安靜地看著周圍的這一切,服務生給他上茶,問了什麼,余皓走神了,茫然地說︰“好,行。”

    偌大一桌只有他一個人坐著,周圍人等都以為他是來佔位置的,嘈雜的環境仿佛被一道屏障隔在了外頭,再過十分鐘,抑或二十分鐘,他就會進去,直面周N父母的反應。

    隔壁不遠處還有兩桌,也都是各有一個人坐著。一個三十來歲的女人,把手機平放在桌上,心不在焉地按幾下。

    另一桌則是個年輕男人,看模樣和傅立群差不多大,長得還蠻帥,一臉無聊地橫持手機打游戲,時而左右看看,像是在等家長們來聚餐。

    媽呀,我這是在做啥?余皓忽然覺得這世界實在太不真實了,他平時從不抖腿,試著抖了幾下,貌似確實能舒緩壓力,于是開始猛抖。

    我是誰?我為什麼會在這里?

    余皓覺得今天像極了他高考填志願的那天,也像極了奶奶去世後在賣房合同上簽字的那天,還像人生大大小小、無數波瀾不驚的岔路口,當初根本沒意識到,那一個瞬間,竟是會掀起人生的驚濤駭浪……

    “唉!”隔壁桌那年輕人把手機摔在桌上,余皓看了眼,說︰“打王者麼?”

    “你會玩?”那人朝余皓道。

    余皓為了緩解緊張,坐過去看了眼,說︰“你等人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年輕人說,“你大學生?”

    余皓︰“我也等人,我念大二。”

    隔壁桌那女人也十分無聊,看了他們一眼,余皓說︰“你也玩嗎?”

    女人說︰“會一點。”

    于是三人暫時拼了一桌,女的給他們倒了點茶,在旁看他倆打王者。

    周N隨手敲了兩下包間的門,里頭說︰“誰?”

    周N推門進包間去,發現自己老媽正坐著,周來春不在。

    “你居然還知道敲門了?”周母不認識自己兒子般打量他。

    周N︰“是你從來不敲門。”

    周母今天穿上了最好的衣服,一身黑色連衣短裙,手上戴著珍珠戒指。周N懷疑地打量她,注意她的小腹。

    周N︰“不是吧,你懷孕了?”

    周母沒理會周N,周N又道︰“幾個月了?男的女的?”

    周母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周N︰“不會吧,那男的都早泄了,這樣還能讓你懷上?你都幾歲了,還生?”

    周母終于忍無可忍,怒吼道︰“老娘就這麼胖麼?!你他媽的大過年的想找死是不是?!”

    周N馬上抬手示意投降,周母似乎憋了許久沒罵人,頓時髒話如連珠炮般朝周N倒了一大車,周N怒道︰“知道了!我錯了!我錯了!我沒看出來!”

    周母瞬間又靜了,懷疑地打量兒子︰“你說什麼?你剛剛說什麼?”

    周N與余皓習慣對話偶爾會出現“我錯了我錯了”,認錯的話老老實實說出來有點尷尬,于是就用小孩耍無賴的方式來說,意思我認錯了你還把我怎麼著?用以化解爭吵,但周母把自己兒子帶這麼大,卻是幾乎沒听過他認錯,周N當年可是把他扔進洗衣機里開甩干,都不認錯的主兒。

    周N也不說話了,母子倆陷入漫長的沉默。

    “老頭子呢?”周N又暴躁地說,“不來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麼知道?”周母莫名其妙道,“當狗去了吧,搖著尾巴去給隔壁當官的舔%¥#&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你別說髒話!”周N受不了自己的媽了。

    周母嘴巴一撇,無情地“切”了聲,周N又問︰“你們想復婚?”

    “復你&%¥#……”

    周N只得道︰“行我知道了,結束這個話題。”

    周N與母親大眼瞪小眼,周N拿著茶杯喝了口,一臉暴躁,周母又教訓道︰“你能不能跟皓皓學學?你看你這一副小流氓模樣,以後哪家女孩願意要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人願意要!”周N對著吼道,“不用你操心!”

    周來春推門進來,母子倆便不說話了。

    “我還有兩個包間得去打招呼。”周來春今天也特地穿了西服,年近五旬,身材保養得很好,說,“你們先隨便吃點。”

    “吃什麼?”周母說,“這桌上有東西?吃茶葉渣?”

    周來春︰“沒人過來點菜麼?馬上叫人來……”說著又出去了,片刻後上了過年的點心,周母開始嗑瓜子,啪,呸、啪、呸、啪嘰……瓜子咬扁了,連兩下呸呸,吐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這地毯不好掃。”周N無奈道,“你文明點行嗎?”

    “關你鳥事。”周母又說,“小白眼狼等不及要當少爺了?”

    周N道︰“當我什麼也沒說。”


推薦閱讀: 愛你怎麼說 最強醫聖 紅樓之熊孩子賈琮 丞相總在御書房打地鋪 盛寵巨星 過度接觸 萬道獨尊 超強裝逼升級系統 不滅戰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