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︰卡提諾耽美小說網 > 歷史軍事 > 奪夢 > 113.麻煩

113.麻煩

作品:奪夢 作者:非天夜翔 字數: 下載本書  舉報本章節錯誤/更新太慢

    周來春說著拈起一次性杯, 與余皓干杯, 余皓喝完以後把杯底一亮, 說︰“如果我有兒子,我一定不會像你這樣,辛辛苦苦忙活一輩子, 不就是為了自己最愛的孩子能不用去考慮許多事,做自己想做的事,愛自己想愛的人麼?”

    “自由是相對的。”周來春說,“哪怕奮斗成了皇帝,生個太子, 還不能隨心所欲地過呢。你太天真了。”

    余皓繼而收起實習表,想了想,把銀行卡揣回去,說︰“謝謝叔叔請吃飯。”

    余皓剛才有那麼一瞬間被“變性手術”激怒了,而且變性的結果只是“不是不能考慮”,這令他想趁著干杯的時候把啤酒潑周來春臉上,一定相當滑稽, 說不定以周來春的脾氣,還會哈哈大笑幾聲, 但畢竟是周N的老爸,這樣太不給面子了。

    余皓沿著雲頂山下的公園外圍慢慢地走,周N已經來了一大堆消息, 余皓低頭回了, 正要去找他們會合, 肖玉君的電話又來了。

    “余皓,空了找家咖啡館坐坐?”肖玉君說,“我剛下班。”

    余皓在暑假開始時,就找肖玉君打听過去報社實習的事,開始肖玉君很爽快,一口答應了,態度更是“求之不得”,有余皓在可以幫她不少忙。

    但直到暑假快結束,肖玉君也沒通知他什麼時候過去報到,就像忘了這事兒。余皓問過周N意見,想再催下肖玉君,周N卻讓他別催,肖玉君不會忘的。

    余皓與肖玉君約了報社附近的餐廳,前去坐地鐵,並讓周N與傅立群先吃晚飯,別再等他了。入夜時兩人在餐廳外頭等位置,肖玉君挽著余皓的手,一臉無奈道︰“前幾天剛來這兒相親。”

    “結果如何?”余皓說。

    “要是有你的十分之一,”肖玉君悲傷地說,“姐姐鐵定就結婚了。”

    余皓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肖玉君又說︰“你們陳老師到底還有沒有希望,你就幫姐姐爭取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別想了。”余皓說。

    肖玉君又道︰“顏控的痛苦,你懂嗎?”

    余皓︰“懂,懂。”

    餐廳里叫號,余皓說︰“今天我來請吧。”他決定不幫周來春省錢了,待會兒就刷他的卡。

    兩人點完菜,肖玉君說︰“嗯……確實有點像。”

    “像?”余皓眉頭微皺,“像誰?”

    “像我的一個師兄。”肖玉君說,“今天中午還說起你呢。”

    余皓起初還以為自己的媽不知道在哪兒給他生了個弟弟,被肖玉君見著了,既然是“師兄”,應該就沒關系了。

    “長得像麼?”余皓道。

    “氣質有點像。”肖玉君說,“你們實習表發下來了麼?”

    余皓拿出折好的實習表,遞給肖玉君,肖玉君卻不接,歉疚地說︰“對不起,余皓,我請示過領導了,開始流程都順順當當的……”

    余皓一听就懂了,肖玉君的單位不要他,馬上說︰“沒關系,我再去找找,找不到學院還給安排呢,陳老師也問過我,他最近和梁老師去日本開學術會議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肖玉君靠在椅背上,十分苦惱,說︰“怎麼說呢?不是你個人能力的問題。”

    余皓知道那是安慰的話,畢竟這學校的畢業證書在本地也不值錢,笑道︰“我知道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肖玉君仿佛終于下定決心道︰“敞開天窗說亮話吧,因為歐啟航的事兒,領導不敢要你。”

    余皓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余皓瞬間懂了,從某個意義上來說,他可是當初與肖玉君、周N、傅立群、黃霆、陳燁凱等人合伙把一群官員給搞下馬,爆出大料的人。身份還是肖玉君的實習助理,報社領導一定擔心,把他招進來以後惹出什麼事來。

    余皓道︰“你們領導居然還會注意我一個學生?”

    肖玉君道︰“將近兩年前,這事兒沒和你細說,領導專門開會,討論了這件事。因為最開始被搶走電腦,在場的就是你和姐姐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的工作受影響了沒有?”余皓擔心道。

    “我寫了份保證書。”肖玉君說,“沒啥。”

    余皓點點頭,說︰“其他報社呢?”

    肖玉君說︰“記者和編輯們總是有許多消息,其他報社麼,我想總是知道一點的。”

    余皓已大致學會了怎麼去理解社會上許多人的潛台詞,听到這話時便點了點頭,說︰“那我可能上了郢市所有報社的黑名單了。”

    肖玉君笑了起來,沒說話。余皓本以為她會說句“想什麼呢?”最次也是“那倒不至于”,結果沒想到她居然什麼也沒說。

    真的是這樣?余皓不禁心里一沉,有這麼嚴重?

    “歐啟航案歸根到底,是兩股力量互相較勁的結果。”肖玉君漫不經心地以叉子撥了幾下餐盤里的食物,說,“你懂的。”

    余皓想起陳燁凱說過的那句“地方與中央較勁”,便點了點頭。肖玉君說︰“潮水雖然暫時退了,水底下的東西卻並沒有完全浮上來……”

    “也不能全浮上來。”余皓說,“水至清則無魚,這個道理還是明白的。”

    肖玉君笑了起來,說︰“媒體管制現在越來越緊,你們總覺得,報社喜歡拿著雞毛當令箭,其實也不全是。大家都聰明得很,你說領導們最怕什麼?大家最怕就是出事,寧願無功無過,也不想背鍋負責。現在是個全民自媒體的時代,誰也控制不住……連新浪這種大戶,帖子也……說刪就刪。”

    余皓點了點頭,今天他能捅出歐啟航案,明天當然也能捅個別的案子,上一次有調查組罩著,下一次可就不一定了,媒體不讓報,他還能借助別的渠道以個人身份發表。

    “我確認一下,”余皓想了想,說,“現在的我,不太能在郢市的報社找到實習了對麼?”

    “也不全是。”肖玉君說,“一些副刊應該不介意,譬如說美食欄目、旅游特輯,不過我想你應該不太會想做這個類型。外省的新聞媒體機構,我會幫你打听打听,你有想去的地方沒有?”

    肖玉君的“打听”不過是安慰之語,這潛台詞就是幫不了你了,你自己想辦法吧,這話余皓還是能听懂的。

    他正思考著,肖玉君又說︰“回去找周N商量下吧,建議你倆在同一個城市實習,好歹能互相照顧。大學畢業時,我不听勸,為了追求理想沒跟著我男朋友走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現在後悔麼?”余皓的思路被岔了開去。

    肖玉君笑了笑,說︰“有一點點吧,尤其是在他結婚的那天。只是希望你倆能長久。”

    余皓買過單,與肖玉君分開,坐最後一班公交車回家,站在家樓外的馬路上,抬頭看著家里亮著燈,衣服已經洗過晾好了。先前周N提議,大伙兒如果都在郢市上班的話,就把現在的房子退了,換到市中心去,租個兩室或三室的房,等傅立群結婚了搬出去,大伙兒再分開住。

    這房子住了兩年,是余皓與周N的第一個家,他十分留戀這感覺。

    可肖玉君已經提醒了他,在郢市也許就找不到自己想要的實習崗位了,他該怎麼辦呢?而周來春的一番話,更令他想到了許多。

    高處陽台上吹了聲口哨,周N的身影正俯在陽台欄桿上。

    “今晚月色真美啊。”周N笑道。

    余皓抬頭看,一彎上弦月掛在群山之間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余皓答道,進樓道,回家。

    家門開著,空調開得很涼爽,周N與傅立群打著赤膊吃麻辣小龍蝦,傅立群吃得滿頭汗,周N問︰“晚飯吃得咋樣?君姐約你給答復了?”

    余皓心想真是什麼都知道,陳燁凱去日本了,會約他吃飯的理應是肖玉君。

    傅立群問︰“啥時候去裝墊兒台?到時給哥們兒的生意打打廣告?”

    余皓笑道︰“別皮,計劃好了?”

    “先吃吧。”周N說,余皓晚飯沒吃多少,也有點兒餓了,跟著他們吃了小龍蝦。飯後傅立群借用余皓的電腦在客廳查東西,周N與余皓進廚房去洗盤子。

    余皓拈著周來春的卡,朝周N出示。

    周N︰“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“給我估了多少價?”周N接過卡,笑著問。

    周N僅憑一張卡,就大致猜到了余皓今天所有的經過。

    余皓道︰“你猜猜?”

    “幾千萬吧?”周N想了想,答道,“你把凱凱的主意朝他說了吧?”

    余皓道︰“我根本不覺得他會認真考慮,早知道我就不招他了……不過他也不可能給的。”

    “為什麼不給?”周N見余皓站著,便接過他手里的盤子一起擦了,隨口道,“怕我再找人玩仙人跳麼?找人合伙,把他的錢騙光?”

    余皓確實這麼想過,你周來春為了讓我和你兒子分手,可以出五千萬,會不會分另說,萬一周N過幾天又談了個新的,你有多少家底能打發?

    “他鐵定會出。”周N朝余皓說,“這錢不是買咱倆的感情,而是買我這輩子所有的感情,他只是想朝我證明,無論誰,拿錢都能打發。你想,我以後要是再談,無論是誰,心里也不會再相信了。”

    余皓心想貌似也是這個道理,如果他真的拿錢走了,周N這輩子,只會永遠記得,而後無論是再談戀愛也好,甚至結婚也罷,他的價值觀都被周來春徹底打敗,再無翻身之力,以後周來春再不用出一分錢,就能讓周N說分就分。

    “我真不該這麼朝他說。”余皓道,他總覺得今天做了件錯事。

    “挺好啊。”周N笑了起來,說,“以後你就咬死這股份不松口,他給不出來,還能怎麼著?這下大家就從原則問題變成了生意問題。只要他不給股份,咱倆就可以理直氣壯在一起了,他能說個毛?”

    余皓心想這也太扯了,事態居然朝著這麼一個方向發展,簡直讓他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“萬一他給了呢?”余皓道。

    “他絕不會給。”周N認認真真說,“雲來春的股份,他只有13%,給了你7%,你就是雲來春最大的股東了。”

    余皓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按他的計劃,是這13%里,6%歸我,他拿7%,否則你以為凱凱為什麼會定在這數上?”周N笑著說,“大酋長還是很狡詐的吶。雲來春股東會的決策制度,凱凱還特地研究過。”

    余皓只得道︰“好吧,反正我完全不懂……”

    陳燁凱之前在國外和朋友合伙開公司時,就把這一套玩得很熟,背後有他出主意,周來春確實在那麼一瞬間有點傻眼,過後也許意識到有高人指點,說不定也就不提了。

    既然周來春拿不出條件,余皓與周N當然也可以順理成章地在一起,這麼想來,這一局反而是余皓贏了。

    “還是兩百?”周N洗過碗,兩人沒從廚房里出去,周N拿著卡翻來看看。

    “兩百二十萬。”余皓道,“這兩年里的理財收益還在。”

    周N說︰“行。”說著摘下圍裙,出客廳去,摸了手機。傅立群還躺著,周N說︰“哥哥,咱們這邊商量好了。”

    余皓在餐桌上給他們挖冰淇淋吃,耳朵里傳來周N與傅立群的對話。

    “決策、執行這些,我們就不參與了。”周N說,“需要幫忙的話,你就隨時叫兄弟們一聲。”

    傅立群放下手機,有點沮喪,卻振作精神,朝周N笑了笑。余皓心想今天他倆應該大致商量出了個結果,傅立群想創業做生意,周N不打算摻和。事實上傅立群與他們雖然是很鐵的哥們,但感情歸感情,一碼歸一碼,余皓也不大看好他創業,不一定失敗,卻得搭上大量時間與精力。

    “余皓他想去當記者,你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沒關系,不用解釋。”傅立群道,“這太見外了。”

    周N拿著手機,邊按邊思考,說︰“何況,你現在也不缺人……”

    傅立群“嗯”了聲,說︰“我明兒回班上問問,就創業當實習唄,也不算正式工作了……”

    周N放下手機,又朝傅立群道︰“我給你賬戶上轉了兩筆錢,一共四十,你查查?”

    傅立群︰“!!!”

    傅立群馬上抓起手機,登錄賬戶,看了一眼余額便道︰“不行,少爺,我轉回去給你……”

    周N道︰“參股啊,咱們下午不是說好的麼?”

    傅立群道︰“錢我有,找我爸媽要就行了!這點錢家里還出得起,再不行我貸款呢!沒听說過創業找朋友借錢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就收著吧!”周N不耐煩道,“哪來這麼多磨磨唧唧的。”

    余皓終于忍不住了,問︰“你們打算做什麼生意?”

    周N朝余皓答道︰“健身房。”

    傅立群道︰“少奶奶,我把錢轉你賬上……”

    周N怒了,說︰“哥哥!”

    傅立群道︰“我原本想拉你進來合伙,你既然不參股,就沒必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參股啊!”周N莫名其妙道,“這就是我的股,我當甩手掌櫃,只投你錢,賺了再給我分紅,你不樂意?”

    余皓心想傅立群果然打算開健身房,大二上學期他就去打過工,大致熟悉了健身房的運營,體育系又教過不少相關的專業知識,輔修課程結束後,學生也可以去考健身教練證,這麼說來專業倒是對口的。

    “算我入股吧。”余皓笑道,“這是周N家給我的聘禮。”

    周N一听,頓時大笑起來,傅立群哭笑不得,遲疑道︰“余皓……哎!”

    余皓道︰“顧前顧後這麼多做什麼?因為拿家里的錢賠了不用還,周N的錢賠了得還,對麼?哥哥,難道你最開始就覺得會賠嗎?”

    傅立群頓時被余皓戳中了心病——雖然今天與周N翻來覆去地討論了許多,臨到決定時,他確實不大自信,生怕熱血上頭,最後失敗得很慘,還對不起周N。

    “所以啊,”周N漫不經心道,“得給你壓力,背水一戰,才能成。”

    這話猶如給了傅立群當頭棒喝,余皓明白到這確實就是周N的激勵方式。拿父母的錢去折騰,沒了就沒了,也許傅立群不會拼命去做;周N一入股,傅立群壓力倍增,無論如何都得想辦法把健身房做下去。

    “行。”傅立群說,“懂了,少爺,我不會辜負你們的信任。”

    “跟我沒關系。”周N又笑道,“這是余皓的聘禮。”

    余皓與周N又一起笑了起來,傅立群借用余皓的電腦,開始折騰自己的創業了。

    “你看好健身房麼?”入睡前,余皓朝周N問。

    周N反問道︰“你看好健身房麼?”

    余皓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周N攤手,大家不說也心里明白,周N又道︰“我不大看好他,不過我相信他。”

    余皓確實也是這個意思,只不過不像周N一般擅于表達。

    “裝墊兒台有消息了?”周N又揶揄道。

    兩人並肩睡在一起,余皓想了又想,最後說︰“嗯,君姐說她另有主意,還得等幾天。”

    余皓側過來,枕著周N的胳膊,把手放在他鎖骨上,摸了摸。

    周N倒沒懷疑,答道︰“她覺得你在她們報社施展不開手腳吧?”

    “應該是這意思。”余皓說。

    周N說︰“我今天給你買了個東西,等你開始實習,就派得上用場了。想看看不?”

    周N說著坐了起來,余皓道︰“又買啥了?”

    在余皓的三令五申下,周N很少再添置大件了,原本該在余皓入職時給他,一時只按捺不住,還是獻寶來了。

    周N從床底下拿出一個盒子,余皓一聲大叫。

    連機身帶倆鏡頭,一套嶄新的相機!

    余皓︰“你……這買了多少錢?”

    余皓翻過來看,他對相機從來沒研究,機身上印了個“h”,機身輕便小巧,鏡頭圓圓的一坨。周N顯然已在店里試過,教了余皓幾下,說︰“喜歡嗎?”目光從相機上挪到余皓的眼楮上。

    “這是什麼牌子?”余皓好奇道,“不是索尼的?”

    “小廠商。”周N笑著答道,“知道你不想我買貴的。”

    余皓說︰“叫什麼名字?到底多少錢?”

    “哈甦。”周N說,“喏,收據在里頭,就三千多,店員教了我基本操作,剩下的你得慢慢琢磨,還有個鏡頭幾百,存儲卡是送的。”

    余皓點了點頭,放下心來,還好周N只給自己買了個三千的相機,不算專業機,就算找不到媒體工作,留著放家里,出門旅游帶著拍照也挺好。

    “等入職了以後你就拿著去拍拍拍。”周N笑道,“哪天領普利策獎了,記得要說啥來著?謝謝你的老公,給你買了人生里的第一部相機,然後鏡頭就打到觀眾席第一排的我身上,給你鼓掌吹口哨……”


推薦閱讀: 愛你怎麼說 最強醫聖 紅樓之熊孩子賈琮 丞相總在御書房打地鋪 盛寵巨星 過度接觸 萬道獨尊 超強裝逼升級系統 不滅戰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