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︰卡提諾耽美小說網 > 歷史軍事 > 奪夢 > 121.批評

121.批評

作品:奪夢 作者:非天夜翔 字數: 下載本書  舉報本章節錯誤/更新太慢

    “林澤你自己看看這稿子。35xs”副總編說, “這不是你們以前的報社!你給我記清楚!第一天來我就告訴過你了!地方媒體那一套不要帶到這里來!”

    上面是余皓出的兩份稿子, 劃出了不少句子。國慶前余皓交給林澤,林澤轉給金偉誠, 金偉誠還沒看, 林澤以為他看完了, 問余皓有沒有問題, 余皓說“我覺得應該沒問題”, 林澤也沒細看就交了。但余皓那句的語境是“我覺得我交給你的稿子沒問題”, 而不是直接上版沒問題。

    “他是實習生不懂。”副總編又道,“你也不懂?!”

    林澤忙道︰“是我的責任,一定不會再出這樣的毛病。”

    余皓進來就被劈頭蓋臉一頓,整個人都蒙了,副總編指著他, 說︰“你, 你到外面去!當著整個編輯部站好!把你的稿子讀一次!你自己讀!你有沒有臉讀?!你到底學沒學過新聞傳媒?”

    林澤說︰“他是學心理學的。”

    副總編道︰“那你為什麼進這行?我看你不適合當責編,回去重新考慮吧。你這處變不驚的,臉皮厚得能比長城了,去當心理咨詢師不好?”

    “這個……總編, ”林澤也有點受不了了, 說,“我會督促他改進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是你,林澤!你最需要改進!”副總編道, “林澤!你招的什麼人?”

    余皓沉默不語, 林澤收起稿子, 說︰“這就回去讓他修。”

    “你們的版面暫時取消。”副總編道,“什麼時候稿子能過二組審校了再來找我重新申請,就這樣。”

    林澤關上門,帶著余皓出去。

    最後那句簡直是致命的,余皓差點一時沒喘過氣來,林澤一語不發,走在前面。

    “抽煙嗎?”林澤拿出一包煙。

    “我不會抽。”余皓說,但還是接過了林澤的煙。林澤隨手給他點了煙,一臉煩躁。

    “版面取消是什麼意思?”余皓不死心地還想再確認下,說,“我是不是給你闖禍了?”

    “人事原因,派系斗爭佔八成。”林澤說,“稿子質量佔兩成,是我自己疏忽了。”

    余皓說︰“有挽回辦法麼?”

    林澤沒說話,抽了一會兒煙,余皓也抽了一口,劇烈咳嗽起來,看看手里的煙,皺眉。

    “別听他說的。”林澤說,“沒有人天生就適合做哪一行,都是學出來的,對自己有點信心,回去改稿子吧。”

    余皓看著遠處北京的一片蒙蒙霧霾,想起了司徒燁的照片,漂亮的日出,嘆了口氣,起身回去改稿。

    “不至于吧。”司徒燁看完稿子,說,“他是不是陽痿啊,這麼大火氣?這稿子很好了好嗎?”

    林澤也煩︰“別說了,干活吧。公眾號別再出錯了,現在流量還沒導多少進來。十月一開始,社里有關注數指標,做不到就有人等著接手了。網om”

    司徒燁飆了一串流利的重慶髒話,問候了副總編的祖上,余皓道︰“我真不知道怎麼改,我真的覺得這稿子……”

    林澤看了眼余皓,金偉誠出去采訪了,司徒燁道︰“金老師的字寫得漂亮,思路也很清晰,但上版文本一直是短板,你不花點時間教會余皓,他沒法把思路轉過來。”

    林澤道︰“關鍵我文本也是短板好嗎!”

    余皓道︰“那我去問總社的責編。”

    “我先來一次,你注意看。”林澤拿了紙稿,與余皓坐在一起,說,“你要把思路換到采訪稿上來,你這稿子跟肖妹學的?發網媒勉強可以,發報紙上確實有欠缺。我以前做地方媒體,副總編說的確實也沒錯,也沒想到這邊審查這麼嚴。”

    余皓折騰個稿子折騰了一下午,翻來覆去的,都快認不得上面的字了。

    林澤說︰“這樣應該差不多?”

    余皓為了保險,再去找總社的責編,司徒燁還特地提醒他,別貪圖輕松,找小女生幫忙,免得惹桃花。余皓心神領會,專找大叔責編,然而愛美之心人皆有之,對帥哥的友好是共通的。別人都願意教他一點,只要別太招人煩。

    結果是,余皓發現林澤過過一次的稿子,仍然被挑了不少問題出來,有些意見與林澤還完全相反的。

    六篇稿子,改得余皓筋疲力盡。假期結束第一天,余皓加班到凌晨四點半,下班出來時,看見環衛工正在大路旁唰唰地掃葉子。這一刻他心里有種無奈感,這稿子改來做什麼呢?版面都被裁撤了,林澤要拿著回去重新申版?

    但第二天,他的稿子上了公眾號,底下還有署名︰“實習編輯︰余皓”。

    余皓看見那一行字時,整個人仿佛活過來了。

    “哦,還有署名啊?”余皓道,按捺不住,心里開滿了花。

    “本來你的崗位是記者。”林澤以為余皓對“實習編輯”的頭餃有意見,說,“可現在沒責編,你湊合著先頂下吧。正招著呢。”

    “招毛啊招。”司徒燁道,“在北京一個月四千五,沒編制,有人來嗎?清潔阿姨一個月都有六千八呢!”

    “清潔阿姨家里六套房。”林澤耐心地說,“你怎麼就知道招不到那些家里有十幾套房又沒事做,還有理想的好青年呢?”

    余皓開始習慣了這種吐槽,自然而然地接上了,答道︰“那你得把目標瞄準我們這些富養的,騙到一個是一個。”

    司徒燁道︰“那倒是的,富養的小孩最好騙了。”

    調查記者部一致同意,余皓道︰“什麼時候出去調查?”

    “珍惜現在的時光吧。”林澤道,“現在部門還不算真正成立,等出去做專題的時候,你就知道什麼感覺了。”

    司徒燁道︰“在這兒坐著不會被狗咬,我也覺得挺好的。om”

    余皓︰“我覺得金老師確實很適合當調查記者。”

    司徒燁說︰“金老師以前是鞍報籃球隊的,跑起來飛快,我現在發現,調查記者一定要跑得快,這是基本保命技能。”

    余皓頗有點躍躍欲試,很期望什麼時候能去采訪一下,畢竟自己來這社里的動力,就是為的采訪。然而看林澤與司徒燁,卻都有點受夠了,最近的采訪任務全派給金偉誠,半點不想出去。

    “寫稿子吧。”金偉誠回來以後把本子扔給余皓,上面都是些小事件,又朝林澤說︰“主編,總編室找你。”

    林澤起身走了,準備去參與宮斗,司徒燁買了個電飯鍋,在辦公室里給他們做飯吃,余皓開始整理金偉誠的稿子,按理說這稿子該記者自己寫好,交給余皓,余皓審完改完,再拿去總社里發。但現在林澤申請回來的版面被撤,大家都很窩火,幸而還有個公眾號。

    “這樣寫不行。”金偉誠坐在旁邊看余皓整理稿子,余皓打了一行字又刪了,換了風格。初稿總是很凌亂,想到哪兒寫到哪兒,金偉誠又一直打斷他,令余皓很郁悶。磕磕踫踫的稿子出來以後,開始改稿,余皓現在最煩就是改稿,一篇稿子翻來覆去改個無數次,簡直想摔電腦。

    每次當他覺得“這次行了吧”,又會被金偉誠給出一堆意見,最怕的是意見還很空泛。

    余皓︰“我覺得這些都是小新聞,不太好發揮。”

    金偉誠說︰“小事件,大情懷,你要從里頭尋找打動人的點,不要總是想著搞個大新聞。”

    余皓改完最後一稿,以為滿足了金老師的要求時,對方卻說︰“你放一晚上,明天再來看,就覺得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司徒燁在電飯鍋里燜好臘腸,說︰“吃飯了,吃完下班吧。這公眾號點擊怎麼老上不去,太郁悶了。”

    余皓那脾氣上來了,今天一定要改完這稿子,否則晚上睡不著。與周N交流幾句後,周N的意思是花錢給他請個槍手?余皓當然堅持自己做,周N便也去開會了,今天得听財務報告,听到晚上十點。

    周N留了條消息,

    余皓︰心想這是不可能的,我就不信我今天做不完。

    周N︰

    余皓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周N總是拿不上班來威脅他,余皓只得答道︰

    來北京後,余皓幾乎不與朋友吐槽自己的工作,畢竟再苦再煩再累也是自己選的。而且余皓的朋友幾乎全是男生,好兄弟之間,只要听見對方抱怨,所領會的訊號往往不是安慰,而是“這是一種求助”,于是大家會給出解決方法,或力所能及地進行干預。

    就像余皓朝周N說帶他的老師要求太嚴格了,自己常常覺得無所適從。如果交了女朋友,對方將進行傾听,並安撫他躁動的情緒。而男朋友的話,則是“給你找個外包幫你寫?”或是“找人把那老師打一頓”這類解決方案。當然所有問題到了最後都是“算了辭職吧不做了我養你吧”。

    七點時,外頭敲了敲門,林澤進來,說︰“你有朋友來看你了,余皓。”

    余皓正塞著耳機,一臉不耐煩地抬頭看了眼,看見陳燁凱站在門外,手里拿著個盆栽。

    “陳老師!”余皓馬上扯掉耳機起身。

    陳燁凱朝林澤點點頭,林澤朝余皓道︰“你先下班回去?”

    “一起吃飯?”陳燁凱說,“我今天過來學校報到,正好來看看你。”

    余皓看見陳燁凱時,突然覺得整個世界就這麼毫無征兆地平靜了下來。

    陳燁凱的一輛保時捷停在外頭路上,說︰“上車,想吃什麼?”

    余皓︰“你又買新車了?這車牌哪兒來的?”

    陳燁凱︰“學校借我用的車牌,車我自己買的。”

    余皓又不是很想見到陳燁凱了。

    “想吃什麼?”陳燁凱又朝余皓問了一次。

    “隨便吧。”余皓無力道,“我就不和你aa了,a不起。”

    陳燁凱說︰“a什麼a,咱倆還aa?私房菜可以嗎?”

    陳燁凱把余皓帶去了一家私人會所,是個四合院里頭,非常幽靜,一張桌,兩副餐具,外頭有個小池塘,錦鯉游來游去。陳燁凱拿著毛巾擦手,說︰“應該忙得吃不上什麼好吃的吧?我猜你第一個月幾乎沒出去逛過。”

    余皓看著陳燁凱,這家伙總是那麼帥氣,更有種泰山崩于頂而不變色的淡定感。今天他吃了一小碗司徒燁做的臘腸煲仔飯,剩下大半鍋全被金偉誠解決了,現在只覺得更餓。

    “你來出差嗎?”余皓道。

    “崗位調動。”陳燁凱道,“咱們學校和這邊學校建立了交流關系,青年講師交流一年。”

    余皓說︰“咱們學校的學弟妹們估計得心碎了。”

    陳燁凱勉強笑道︰“那我可沒辦法。喝點酒麼?”

    余皓忙擺手︰“待會兒還得回去寫稿子。”

    陳燁凱眉目間帶著不悅︰“怎麼瘦了這麼多?”

    前菜上來了,余皓三兩口吃完,兩人又繼續閑聊,陳燁凱問的無非是能不能勝任工作,余皓沒怎麼如實回答,一切很好。陳燁凱也看出他在逞強,便沒說什麼。服務員依次上菜,余皓已經很久沒吃過正常伙食了,雖然這吃的比周N做的差距很大,但總比食堂的好,余皓餓得也厲害,一時便有點風卷殘雲,陳燁凱給他倒水,讓他慢點喝。

    “你心情不好麼?”余皓觀察陳燁凱臉色,他今天幾乎不怎麼說話。但明明拿著盆栽來辦公室時,還與林澤聊得挺高興。

    “沒有。”陳燁凱答道,“想到一些事,我最近也沒課,在北京又人生地不熟的,明天還來找你吃晚飯?”

    余皓道︰“我明天得跟老師出去采訪了。”

    陳燁凱想了下,說︰“那,你什麼時候不加班,我來找你。”

    陳燁凱又開車把余皓送回家,到得樓下,陳燁凱說︰“不請我上去喝杯咖啡?”

    “下次吧。”余皓說,“房里沒收拾,太亂了。”

    陳燁凱像想說什麼卻沒說,余皓趕緊抱著電腦回去,繼續改稿子。深夜周N那邊似乎喝醉了,又給余皓發視頻,余皓說︰“你這臉紅得像個猴子似的,喝了多少?”

    “我想你啦,老婆。”周N倒在床上,領帶扯開些許,襯衣凌亂,皮鞋也沒脫,稍稍側著,英俊的臉上帶著醉酒後的紅暈,怔怔看著余皓。

    余皓那一刻心疼得有點受不了,差點就哭了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余皓看了眼電腦上的稿子,再看了眼周N。

    “你忙你的,別管我。”周N自言自語道,“我就看看你……這樣就好,挺好的,嗯,真好。”

    余皓沉默不語,與周N安靜對視。

    “凱凱今天去看你了嗎?”周N手指間玩著金烏輪,像個硬幣般繞來繞去,還很靈活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他來了?”

    “我讓他去的。”周N道,“怕你又加班不吃飯,他帶你去吃好吃的了嗎?”

    余皓一臉郁悶,看著周N。

    “你什麼時候過來?”余皓又問,“我想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下個禮拜吧——哎。”周N翻了個身,朝著天花板,閉上雙眼,按著自己的眉眼,按了幾下,打起精神,再趴著朝余皓鼓勵地笑,“老公洗澡去了,都十二點了,你照顧好自己啊,早點睡,乖。”

    說著周N關了視頻,余皓吁了一口長氣,假期後,北京的天氣漸涼了下來。

    余皓澡也沒洗,東西也沒收拾,耳塞也忘了戴,就這麼睡著了。

    又數日過去,余皓在辦公室里對著電腦改新的稿子。

    司徒燁給他的盆栽澆了點水,又給林澤的腦袋澆水,林澤大喝一聲要搶,司徒燁趕緊閃躲,林澤也十分煩惱地說︰“這公眾號的量總是上不去,有什麼推廣辦法麼?”

    余皓則在想另一件事,這個念頭在他心里存在好幾天了。

    “阿澤。”余皓突然說。

    林澤︰“?”

    余皓看見司徒燁與林澤的感情,但話到嘴邊,卻說不出口,說︰“我找我朋友想想辦法?”

    “行嗎?”林澤也不太確定,看司徒燁。

    司徒燁道︰“那個開保時捷的嗎?”

    “你又知道?”余皓心想多半是林澤告訴他的,倆上司一定私下討論過。

    司徒燁正色道︰“我還知道他心疼你太累了。”

    “沒有這回事。”余皓說。

    司徒燁又說︰“不然為什麼進門好好的,看見你臉就黑了?”


推薦閱讀: 愛你怎麼說 最強醫聖 紅樓之熊孩子賈琮 丞相總在御書房打地鋪 盛寵巨星 過度接觸 萬道獨尊 超強裝逼升級系統 不滅戰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