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︰卡提諾耽美小說網 > 歷史軍事 > 奪夢 > 122.思念

122.思念

作品:奪夢 作者:非天夜翔 字數: 下載本書  舉報本章節錯誤/更新太慢

    “哎!”林澤喝止了司徒燁, 不讓他總那麼簡單粗暴, 捅出真相。

    余皓心想你們真是太會觀察了, 不服不行, 這是記者的本能嗎?

    “我們是關系很好的朋友。”余皓說,“周N讓他來看我的, 他就像我們的哥哥。”

    司徒燁在余皓辦公桌上坐了個邊, 說︰“你問下他能給做個校園推廣不?咱們按市場價付錢。”

    余皓心想這個倒是可以有, 于是聯系陳燁凱,陳燁凱那邊答應得很爽快, 直接轉給學生會了。不多時聯系人加了林澤, 林澤如釋重負, 解決了一個大麻煩。

    余皓有點想回去,但這話卻怎麼都說不出來,面對永遠改不完的稿子, 他真切地感覺到,要保護自己的理想永不被消磨,確實太難了。

    “還沒發稿?”金偉誠回來了,說,“這都幾天了。”

    余皓答道︰“還有幾個小地方,很快就改完了。”

    金偉誠又把新稿扔給他,余皓已開始有把這筆記本扔回去的沖動了, 但他什麼也沒說, 只低頭翻頁, 展平, 開新文檔。

    “現在的小孩能堅持這麼久,挺不容易的。”金偉誠似乎有感而發道,又朝林澤說︰“你們社里的實習生一般撐幾個月?”

    “余皓沒問題的。被富養也不是他的錯……”司徒燁終于不想再忍金偉誠這個“富養”的梗了。

    林澤趁著司徒燁正組織語言要懟人時,恰到好處地說︰“金老師,您核對下上個月的報銷?沒問題我就送上去給財務了。”

    余皓低頭時,短暫地沉默了幾秒,再抬起頭看電腦屏幕時,看了眼司徒燁,司徒燁朝他眨眼,笑了笑,余皓也有點傷感地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明天開始,老師偶爾也帶余皓去采訪吧。”林澤朝金偉誠說,“發|票讓余皓開,他給您當個小助理。”

    金偉誠道︰“讓他先把筆頭練練。有空當我會帶他去跑的。”

    林澤︰“余皓你稿子盡量帶回去寫,白天多跟金老師采訪。你這寫稿速度太慢,沒跟上的地方,你得抽自己私人時間補上,別佔用太多工作時間。”

    司徒燁幸災樂禍︰“多出去跑,才知道外頭怎麼回事。”

    林澤突然又變了臉色,盯著司徒燁,司徒燁看似還有話要說,卻被林澤嚇回去了。

    余皓煩躁地說︰“好。”

    余皓抬眼看林澤,心想我已經盡我最大努力了,你還讓我加班寫稿子,白天去采訪,這樣下去我真要猝死……卻發現林澤突然也朝他神秘地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什麼意思?”余皓又去問周N。

    周N對著鏡子刮胡子,稍稍抬頭,現出性感的下巴與喉結曲線︰“一來麼,他嫌你們那金老師虛開發|票,讓你管錢,覺得你誠實;二來麼,賬走你這兒,金老師出門采訪就必須帶上你了,不難理解吧?第三嘛,他怕你們老師在外頭亂收人家紅包,有你跟著,有些紅包你們老師就不好拿了,順便呢,你老板怕你沒錢沒動力,還想讓你跟著賺點紅包錢。你們這領導手段真是一套一套的,事業單位出來的,果然人精。”

    余皓︰“是這意思嗎?你是不是想得太復雜了?”

    周N笑道︰“你們那老板娘真是個人才,專業拆你老板的台,這組合太好玩了,太魔性了。”

    一進十一月,北京三場雨後,氣溫瞬間斷崖式下跌,余皓第一次在北方過冬,毫無征兆地感受到了氣溫直降的威力,暖氣還沒來,房東先上門來收供暖費了。

    “這麼貴?”余皓難以置信道,“我開三個月空調也用不著一千二的電費吧!”

    “咱北方就是這樣。”房東大媽道,“開空調?和暖氣那能比嗎?暖氣多舒服啊,暖氣,重點就在一個‘暖’字,讓你心里也暖,身上也暖……”

    余皓︰“我沒錢,我不開暖氣了。”

    “沒法不用。”房東又說,“沒開關,你只能交,沒法選,國家怕你冷死了,這是愛心!啊?趕緊的,支付寶還是微信啊?”

    余皓租房花了一萬多,吃的用的陸陸續續又花了不少。借給金偉誠五千多讓他交房租,跟著金偉誠開始采訪後,發|票攢出四千多,剛交給林澤。供暖費一交,剩下沒多少了。

    他問過司徒燁,實習薪水什麼時候發,回答是三個月實習期結束才能申領,最快也要到十二月。元旦前還不知道發不發得下來。

    現在剛十一月,怎麼辦?找周N要錢嗎?余皓看了眼賬戶,周N陸陸續續打過來的520紅包、1314紅包有效地讓余皓加餐勉強吃了點好的。

    “發|票什麼時候報下來?”余皓朝司徒燁問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沒錢吃飯了?”司徒燁掏手機,“我先借你點。”

    余皓馬上擺手,說︰“就是突然想起這事兒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借給金老師錢了?”司徒燁說,“借了他多少?”

    余皓心想你怎麼什麼都知道,但林澤這領導平時不聲不響的,似乎對他,對金偉誠的活動都一清二楚。什麼都瞞不過他倆。

    司徒燁解釋道︰“他找阿澤預支薪水付房租,阿澤說去替他申請下,第二天又說不用了解決了。我倆就猜他找你借了。”

    余皓點點頭,說︰“我就好奇發|票通常怎麼報。”

    司徒燁說︰“你的發|票沒問題,阿澤都簽字了,下個月應該就能報下來,打到你登記的卡上。金老師給你發|票讓你報你記得別全接過來,就說問下阿澤,說問我也行。”

    余皓心想說不定還真是周N猜的那樣。

    余皓計劃了下,再撐一個月應該問題不大。奈何現在出去采訪,他要一個人管兩個人吃飯,記者許多時候還沒法坐公交,突發事件擠完公交查了地鐵跑過去,黃花菜都涼了,打個車動不動就得上百,這車馬費實在太恐怖。

    “版面回來了。”林澤說,“公眾號效果很好,錢我這邊已經先付了。”

    “耶!”余皓與司徒燁同時歡呼道。

    “下個月開始做專題。”林澤說,“金老師準備一期,帶著余皓做。余皓自己空了也準備一期專題,”

    余皓忽然松了口氣,感覺累死累活這一個多月,許多事于是有了意義。對他來說,也許人生最艱難的一段時日,終于挺過去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所以呢,”林澤在辦公室里喝著咖啡,與余皓聊他們各自的采訪經驗,說,“投宿前,一定要觀察逃生路線,這很重要。”

    余皓與司徒燁笑得眼淚都出來了。

    “愣著干嗎?”司徒燁道,“記啊。”

    余皓突然意識到,這是林澤在教他!趕緊翻出筆記本,把要點記下。每次只要余皓寫得累了,或是司徒燁修圖排版煩了,大家就會喝杯茶閑聊幾句。而林澤口才很好,一開始談天說地,余皓便馬上會被吸引過去听故事。

    故事不僅僅是故事,余皓逐漸開始從林澤的口述里,學習與官員、警察打交道的方式,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立場,調查記者當然也有。什麼時候要服軟,什麼時候拔腿就跑,什麼時候對方不敢惹自己,林澤都會結合他的采訪經歷,生動地朝余皓分析。

    他只說故事,不下結論,讓余皓自己去思考。

    “紙上得來終覺淺。”林澤朝余皓說。

    余皓笑道︰“絕知此事要躬行。”

    林澤︰“對——”

    “老公。”余皓開視頻,叫周N。

    周N穿著身運動服,正在跑步機上跑步,滿頭大汗,點開視頻差點摔了,忙速度下來,站著喘氣。

    “最近主動叫老公的次數多了不少嘛。”周N抓了條毛巾擦汗。

    余皓端詳他,想把這個好消息告訴他,順便找他要點錢花,實在是沒錢了,他連著吃了好幾天的沙縣小吃,都要吃吐了。

    “忙嗎?”余皓笑道,他發現周N好像瘦了點,眉眼間有點戾氣,卻笑逐顏開的。

    “明天考試。”周N答道,“全部門戰略目標會議,ppt我做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考試?”余皓詫異道。

    “實習期要結束啦。”周N傷感地笑了笑,“老頭子讓我去所有人面前報項目,上海的分店拓展業務,通過以後,自己帶一個部門,掛靠在總經辦里。”

    余皓道︰“太好了!你準備好了嗎?”

    周N坐在椅子上,躬身端詳手機屏幕里的余皓,汗水滴在屏幕上,說︰“我想你啦,很想很想,咱們已經很久沒見過面了。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嗎?”

    余皓那邊差點哭了,周N又笑了起來,說︰“生日快到了,我給你準備了一件生日禮物,你一定喜歡,等我這項目下來,我就過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三個月,整整三個月了,雖然在余皓第一次說“下周見”時就預料到了這個結果,但這三個月的一切辛苦,都沒有白費。

    “我給你報一下項目吧。”周N說,“待會兒你看看?給我點意見?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余皓是無論如何都要听的,周N掛了視頻,余皓回家洗澡,躺在床上。夜八點時,周N用另一個公司的號給余皓撥了facetime,站在大會議室里投影屏的前面。

    余皓看見會議室里坐了幾個人,有帶周N的部門經理,有他的同事,周N都拍給他看過。會議室里燈光暗了下來,ppt投出,周N手里拿著遙控器,一臉自然地站著。

    “那我們就開始試講一遍吧。”周N也沒換西裝,就那麼一身運動服,說,“麻煩大家最後再提點意見,明天這事,多半就定下來了。黃總沒來,先不等他,听到哪算哪。”

    會議室里一片安靜,周N按了下遙控器,翻頁,說︰“根據去年的盈利狀況,大事業部做了系統的風險分析……”

    余皓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余皓再一次看見了一個他仿佛從未見過的周N!

    “……這兩個季度,相對我們的競爭對手來說……”

    ppt一頁一頁翻過,周N的表情相當冷靜,似乎沒有背過稿,翻過頁後又翻回去︰“數據是死的,雖然根據數據,我們必須做適量的策略調整,當然也不能全跟著數據走……”

    翻到“風控”一頁,周N說︰“長達七十三頁的評估,這里我作了個簡單的總結……”說著短暫停頓,眉頭一抬,示意與席者有話就說。

    余皓完全听不懂周N的報告,但他的動作、聲音,就像每次在視頻上看見的戰略發布會一般,雖然沒換正裝,那氣場卻強大得不容任何玩笑。

    周N花了四十五分鐘把ppt過完,說︰“茶歇時間,接下來答問。”試報中略過了這一環節,部門同事整理了各種提問,周N的回答相當巧妙,惹得眾人哄堂大笑。

    余皓雖然不知道他們的笑點在哪里,卻覺得周N連消帶打的態度很有趣,也跟著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十二點,周N把問題全答完了,說︰“大家辛苦了,明天請和我一起戰斗吧。”

    同事們紛紛上來與周N握手,拍拍他手臂以示鼓勵,人散了以後,周N在會議室里,看了眼余皓那邊,說︰“睡著了?”

    余皓道︰“還在呢。”

    周N低頭發消息,將視頻切到手機上,把紅牛罐子拿去扔了,余皓道︰“你說得太好了!”

    周N戴上耳機,說︰“你听懂我說什麼了麼?就知道無腦吹。”

    余皓道︰“听不懂。”

    周N打趣道︰“是吧,反正我就算大舌頭了,你也會覺得我很好的。”

    余皓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在這一刻,余皓愈發強烈地感覺到了,他與周N所相隔的兩個世界。周N卻絲毫不察,拿著手機出來,讓余皓看辦公室。員工已經全下班了,周N順手給綠植澆了點水,關上燈,背起包。

    “剛剛我突然覺得,差點快不認識你了。”余皓有點難過地說,“可我還是很開心,這才是真正的你啊。”

    周N在電梯前停步,說︰“老婆,你知道我為什麼這麼喜歡你嗎?”

    余皓躺在床上,看見視頻里,周N下到寫字樓大堂,幾個女生經過,周N便朝她們點點頭,說︰“早點回去休息。”

    背後響起一陣小聲的尖叫。

    余皓︰“不要撩女孩子!我已經在瀕臨吃醋的崩潰邊緣了!”

    “我沒撩。”周N笑道,“就是客氣一句,總不能看見部門員工招呼都不打吧?吃吧吃吧?你知道我看見歐啟航給你送魔方什麼感覺了?”

    余皓︰“那不一樣!”

    余皓從來沒像現在一樣,有這種強烈的不安全感,事實上從與周N分別的那天開始,余皓就有點難受,但這種難受很快就被他化解,只因他心里始終相信他們的感情,是那麼地牢不可摧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今天,他有種預感,他和周N在各自的路上越走越遠了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喜歡我什麼?”余皓說。

    “見面了告訴你。”周N說,“還有我的生日禮物。”

    余皓道︰“我有許多話想說,可突然什麼也說不出來了。”

    周N站在路邊叫車,戴著耳機,抬頭面對寫字樓里璀璨的燈光,如同一個繁華的城市森林。

    “我也有許多話想說。”周N道,“不過沒關系,我知道你心里都懂的。”

    余皓眼楮發紅,說︰“我洗澡去了,過十二點了,今天好好表現。”

    “晚安。”周N說,“老婆。”

    余皓躺在床上,頭開始疼,他打了幾個噴嚏,覺得自己一定是感冒了,北京降溫降得很快,暖氣管一直響,卻沒有暖氣,隔壁還在鏖戰dota,余皓心想一個游戲就這麼好玩嗎?

    秋風卷起寒意,郢市一年里最美的季節又來了。

    周N正等滴滴,自己家的車卻開過來,停在路邊,周來春道︰“他們說你還在試報,完了怎麼也不說一聲?”

    周N道︰“說什麼?有什麼說的?”

    說著周N上了車去,周來春剛喝過酒,顯然特地過來接他。

    “明天是你試用期結束的大考。”周來春說,“有多重要,你心里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別念了。”周N疲憊地說,“能少點廢話麼?你當自己是誰呢?”

    周來春又說︰“上午一場,晚上還有一場,兩場都通過,你就再沒有問題了。”

    “晚上?”周N頓時警惕,“你可沒告訴我晚上要做什麼。”

    周來春道︰“吃個飯,套幾句話,應酬應酬。我相信你沒問題。”

    周N懷疑地看了眼父親,周來春說︰“這人是我的一個老戰友,對吃很有研究。我不行了,這些年里,我覺得我已經不會做菜了。不過我想,你還是能聊上幾句的。”

    周N暫時打消了疑慮,說︰“省里的?”

    “對。”周來春說,“平時沒什麼喜好,就好吃。”

    周N︰“有女兒沒有?”

    “沒有。”周來春答道。

    周N道︰“那行吧,事兒完了,我請一周的假。”

    “後天不能走。”周來春說,“事情一定要收尾處理完。”

    周N道︰“最遲再過一周,我不管你讓不讓請假,我一定得走,十二月回。”

    “你工作排得開我沒意見,別忘了,周N,對他們來說,這是工作,對你來說,這是你的事業。你現在總算知道自己的責任了,人要學會長大。”

    周N沒再說下去,回了他的出租屋,漆黑一片,沒有人在等他,傅立群已經睡了。

    周N又想找余皓說說話,可已經兩點了,方才見余皓躺在床上,今天應該睡得早,便不再去打擾他。

    這一夜,余皓感冒了。

    他從半夜開始發燒,全身忍不住地發抖,畏寒,他摸下床喝水,幸好備了退燒藥,就著水喝了下去,出了一口滾燙的氣,看了眼手機,凌晨四點,上面是周N的消息,便回了條,想來周N也睡了。


推薦閱讀: 愛你怎麼說 最強醫聖 紅樓之熊孩子賈琮 丞相總在御書房打地鋪 盛寵巨星 過度接觸 萬道獨尊 超強裝逼升級系統 不滅戰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