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︰卡提諾耽美小說網 > 歷史軍事 > 奪夢 > 126.解圍

126.解圍

作品:奪夢 作者:非天夜翔 字數: 下載本書  舉報本章節錯誤/更新太慢

    余皓把所有照片全部備份好, 發了個消息給司徒燁, 告訴他照片上雲端了,讓他自己看,辦公室有個共用的雲端網盤, 是林澤去申請的。雖然金偉誠不大贊成這種工作方式,更偏好傳統的交稿一起交,卻拗不過林澤。

    畢竟,存儲卡是記者的第二生命, 那天林澤買完家具以後,就朝書桌抽屜里扔了一把相機存儲卡——預備在任何情況下被收繳以後, 隨取隨用。

    “咱們和別的記者不一樣,”林澤曾經說, “一定要非常小心條子,只要對方沒槍就不用怕他們, 跑就行。而且除非萬萬不得已, 否則絕不要被請去喝茶,一進派出所, 你的存儲卡就沒了。”

    余皓時刻謹記著“存儲卡是記者的第二生命”這一教條, 只要有時間有網,就得想辦法雲端備份。

    林澤穿著短袖褲衩人字拖, 在家里端詳余皓上傳的照片。

    “這是什麼?”林澤側著頭,腦袋歪過來, 看其中那份孕婦病歷與表格。

    司徒燁端著熱牛奶邊喝邊點鼠標, 調出圖片, 旋轉九十度,放大,拉到照片上。

    “格老子滴。”林澤笑了起來,換了下一張,看病歷,看表格,來回看,“這小子直覺厲害。”

    司徒燁道︰“不會是揪出個拐賣案吧,報警嗎?”

    林澤說︰“我看下,家庭住址不全,到村里就沒了,還好有聯系電話。得找光縣上頭市局,查這個手機號。”

    司徒燁說︰“你還是先確認確認。”

    林澤想給余皓打電話,拿著手機,看了眼時間,遲疑不定。

    “明天再說。”林澤道,“別耽誤他們。”

    余皓醒時,外頭下雪了,今年北方的第一場雪居然來得這麼早,西伯利亞寒流沿著內蒙呼嘯而下,席卷了整個北方大地。金偉誠一夜未歸,余皓緊張起來,給他打了個電話,他居然就在澡堂里睡了。

    余皓翻出昨天買的肉松面包吃了一個,開著電視看天氣預報,今天華北一帶有強降雪,但這雪似乎不算太大。

    “你先退房出去,拍幾張醫院大門的照片。”金偉誠說,“十點出發,先去村里采訪,下午去化工廠。我和上訪那人聯系好了。”

    余皓“嗯”了聲,吃過早飯下去退房,前往一家咖啡店,想在白天補拍光縣人民醫院。他戴好毛帽,走過大路上時,突然有種奇怪的感覺——馬路對面有人在看他。

    余皓決定先不拿出相機,事實證明,這個舉動令他成功地逃過了一連串麻煩。他在咖啡店里坐下刷手機,那遠遠看他的倆人推門進來了。

    “哪里人?”一人問,“身份證拿來看看。”

    兩人一個坐余皓對面,一個坐他隔壁,余皓馬上反應過來︰便衣。

    余皓懷疑地看兩人,掏出身份證,又給他看自己的學生證。

    “華中教育學院心理學?”那便衣道,“跑這兒來做什麼?”

    “找我女朋友。”余皓說,“她和我鬧分手。”

    “女朋友家住哪兒?”便衣又問。

    余皓想起在臥鋪上拼命想給他相親的大媽,當即報了她家附近地址,具體哪棟哪單元記不清了,但她家有三套房是拆遷戶這個記得的。

    信息對上,便衣把學生證與身份證還給他,沒再問什麼,走了。

    余皓松了口氣,拿出相機,等安全後隔著咖啡店拍了張照。這相機太牛了,鏡頭一推,離再遠也一清二楚。他不禁無比慶幸周N給他買了這相機,否則現在拿著個微單到醫院大門去拍,分分鐘得被便衣抓起來。

    “有便衣。”余皓朝金偉誠打電話,“老師您小心點。”

    “昨晚和我一起按腳的就是便衣。”金偉誠在外頭朝余皓示意,“沒事兒,走。”

    金偉誠與余皓先離開縣城,搭了個便車前往村里,這里的土地已經全被含鉛、鎘的廢料污染了,村後有條河,金偉誠拿了錄音筆,沿著地址找到人,去上訪人家里采訪。

    上訪人已經被帶到縣城里問話去了,不知道什麼時候放出來。金偉誠說明來路,對方便讓他們進去。

    余皓听見里頭不住咳嗽,去看了眼病人,是家里兩個慢性鎘中毒的患者,一老一年輕,父子倆都在床上躺著,先前在電池廠上班。

    “可以拍照嗎?”余皓朝正錄音的金偉誠問。

    金偉誠示意他去拍,余皓便進去拍了幾張,又拍了被采訪者,是個七十多歲的老太太。

    金偉誠指指外頭,余皓拿了相機,離開民宅,到村子去取景,拍村後的河。一戶人家的媳婦在河邊洗衣服,天寒地凍的,兩手凍得通紅,看見余皓跪在屋頂上正取景,站起身,在圍裙上擦了擦手,像是想說什麼。

    “哎!”那女人又叫來倆男的,用方言喊著問余皓。

    余皓做了個噓的手勢,如果可以,他不想驚動任何人,但這村子里全是人,根本避不開。

    對方卻很熱情,一直朝他招手,招呼他下來喝姜湯暖身子。問長問短,問他是不是記者,余皓听懂了,卻答道︰“我听不懂。”

    “我嫂子說,讓你報道一下我們家的情況!”有個會說普通話的年輕女孩來了,說,“你看下我哥。”

    余皓給她哥拍了張照,問︰“你們都是電池廠的員工嗎?”

    “他們是。”女孩翻出工作證給余皓看,還有賠償合同,余皓說︰“能給我復印一份不?”

    村子里沒復印機,余皓只得把合同挨張擺正拍下來,村民們一邊裝紅包,一邊要塞給余皓,余皓當然不能收,回去找金偉誠,金偉誠那邊已經采訪完了。

    “晚上住他們這兒。”金偉誠道,“輕裝上路,先去廠里,走。”

    金偉誠沒讓人帶路,徒步走向兩公里外的電池廠。

    “上訪的消息已經傳下來了。”金偉誠道,“人多了顯眼。”

    風大得要把余皓腦袋吹下來,他跟著金偉誠走,兩人觀察那坐落在河邊的電池廠。

    “爬進去麼?”余皓問。

    金偉誠掏出個望遠鏡,往電池廠看,口中說︰“注意周圍,別被條子逮著了。”

    余皓︰“放心,沒人。”

    他們離公交站走了有一段路,周圍光禿禿的,田野已荒廢了,剩下半死不活的樹,風一起,方圓近里一覽無余,唯獨電池廠煙囪排出的白煙斷斷續續地飄著。

    金偉誠喃喃道︰“污水口在背後。”

    “污水處理池不知道在哪兒。”余皓說。

    “我看就沒這東西。”金偉誠道,“你瞅瞅,那個是條子不?”說著把望遠鏡遞給余皓,余皓卻看見另一側的一座橋。

    “那里可以拍照。”余皓道。

    兩人于是匆匆過去,金偉誠還時不時用望遠鏡察看,跟做賊似的。

    “老師當心腳下!”余皓說。

    兩人上了橋,金偉誠拿微單拍,說︰“不行,太遠了。”

    余皓旋轉鏡頭,一下推了近三百米,讓金偉誠看,金偉誠道︰“就這麼拍!”

    電池廠正在排放渾濁的污水,直排入河,余皓說︰“這個角度不好,老師你拉著我……”

    金偉誠道︰“風太大了,別掉下去。”

    那橋修了一半,余皓讓金偉誠拉著自己的背包,他一腳踩在鋼架外頭,全身探出去,以左腳為支點,在橋外懸空,金偉誠膽子一向大都忍不住出了一身冷汗,不住催余皓快點快點,余皓連拍數張,兩人又繞過河去拍正面。

    金偉誠道︰“要能拍下廢料處理車間,這伙人就跑不掉了。”

    余皓觀察外牆上滿是玻璃,實在很有難度,但臨河的一面是沒有便衣巡邏的,安插的人手大多集中在正門。

    “試試吧。”余皓道。

    金偉誠也拿不準主意︰“試?”

    余皓點頭,把包交給金偉誠,脫下羽絨外套,幾步跑上圍牆後的土堆,踏上光禿禿的牆,甩出羽絨外套朝高處一掛,拽著外套袖子用力拉扯,外套掛在圍牆頂的碎玻璃上,慢慢被撕開。

    余皓兩腳不住蹬,艱難地爬了上去。金偉誠緊張得微微張嘴,直到余皓在三米來高的圍牆頂上站穩,躬身,金偉誠才把包扔了上去。

    余皓背上包,觀察圍牆里,瞬間靜了。

    下面趴著一條將近一米長的黑色大土狗。

    金偉誠朝余皓示意,余皓也朝金偉誠示意,扔下羽絨外套,金偉誠把他的外套與余皓的外套綁在一起,再扔上來,余皓借力把金偉誠一拉,拖上圍牆。金偉誠剛勉強站穩,那只狗听到響動,瞬間抬頭。

    余皓早有準備,眼明手快,一個肉松面包如流星般飛過去,那狗“嗷嗚”一聲跳起來,在半空中接住,搖著尾巴跑窩里去吃了。

    金偉誠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余皓︰“快走!”心想還好只是土狗,不是警犬。

    兩人沿著圍牆快速跳過去,落在一處廠房二樓,工人們正午休。余皓從消防梯上下來,用手機拍了張消防安全地圖,兩人端詳了一會兒,金偉誠手指點點後頭的污水處理池,兩人便藏身牆根後,快步過去。

    工廠里的保安很薄弱,大多集中在正門。

    怎麼也沒幾個保安?余皓心想,不過通常情況下就沒人想到,這特麼倆傻逼記者居然會翻牆從河邊進來……

    金偉誠說︰“咱們反應速度太快了,前天上訪,今天就到。”

    金偉誠冷不防又踫上一條土狗,余皓馬上又一個肉松面包出手打發了它。

    金偉誠︰“險……”

    余皓︰“好險……”

    余皓輕聲上梯子,背後是工人宿舍,外頭就是露天的處理池,他拍照時兩腿跨在樓房與消防梯中間,金偉誠道︰“千萬別掉下去,里頭有硫酸。”

    余皓拍完才知道,幸虧金偉誠最開始沒說,否則自己肯定得發抖。

    “能拍到正門麼?”金偉誠問。

    “不行了。”余皓道,“外頭有便衣。”

    金偉誠︰“遠遠補一張,你相機好鏡頭推過去。”

    余皓找到另一個可以翻牆的地方,飛身一腳就過去了,金偉誠一打滑,踩了滿腳爛泥。

    “快走。”余皓拉著金偉誠,回去再洗,安全撤離,兩人都松了口氣。

    回到村里,住進上訪人家,正好下午三點,外頭又開始下雪了。

    余皓按相機,傳照片,這里的信號實在太爛了,兩個昏迷病人外加個老太太,又問不出wifi密碼,只得將就著傳。

    “我去村里繼續了解下情況。”金偉誠說,“挨家挨戶,統計死者數據,你負責把照片發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余皓道,“老師當心村委會。”

    余皓看了眼手機,周N沒發消息,睡了一天麼?

    大致完成了采訪,余皓心情頓時輕松了許多。

    余皓,

    余皓等照片,手機上林澤卻發了張他昨天拍的孕婦病歷過來。

    林澤︰

    余皓︰

    林澤︰

    余皓︰

    林澤︰

    余皓心想媒體大張旗鼓追熱點也是好事,至少現在都怕出事影響政績,有點風吹草動就寧可殺錯沒放過地去徹查了。

    余皓︰

    通常按采訪流程走,最後一環也是最重要的一環,就是數據。昨天金偉誠在醫院里拍下了病患表,得到了第一個數據,接下來則是以一個村子為據點,開始做數據匯總。

    一共有四個村,挨個走訪,快的話明天可以全結束掉回去。

    余皓︰

    林澤︰

    余皓︰

    林澤︰

    余皓︰

    余皓靠在椅背上,看傳照片,只能用自己的手機熱點,手機還只有3g信號,傳了一個多小時才傳出去十來張。余皓午飯還沒吃,掏出個喂狗的肉松面包自己吃了,噎得不行。四點半時,房外突然響起一陣急促的敲門聲。

    余皓︰“誰?”

    “我!”金偉誠道,“快開門!”

    余皓開門,客廳外吵吵嚷嚷的,一群人擠在大門口,金偉誠一個閃身進來,滿身酒氣,反鎖上了門。

    余皓︰“……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金偉誠︰“照片傳完沒有?”

    余皓︰“怎麼回事?!村委會來了?”

    “不不。”金偉誠道,“我統計了傷亡數據,他們問能賠多少錢……”

    外面的人沖進客廳了,開始拍門,用方言大喊讓他們出來說話。金偉誠喘道︰“然後他們讓我開價一個人賠多少,我怎麼開得出價?應該是有人捅給廠里了,廠里頭讓他們抓住咱們,給他們錢!馬上廠里的人也要來了!”

    外頭開始踹門,金偉誠道︰“照片還剩多少?!”

    “傳不完!”余皓道。

    金偉誠當機立斷︰“跑!”

    說時遲那時快,金偉誠去開窗,余皓拉開背包,把相機一抖,扯著充電器連這家人的插座一起兜了進去背上,金偉誠翻出了窗戶,余皓跟著翻出去。朝著後院的柴房先後一跳——

    “汪……”

    余皓把吃剩的半個肉松面包一甩,世界安靜,兩人跳到柴垛上,金偉誠整個人撞上了後院鐵門,絕望地發現鐵門鎖著。

    余皓再跑上柴垛,翻出院外,一群村民吵吵嚷嚷,各自追了出來,金偉誠跟著翻出院外。

    余皓︰“往哪兒跑?!”

    金偉誠︰“上國道!”

    兩人開始狂奔,背後一連串狗叫,金偉誠大步流星,跑在前面,余皓道︰“這得跑哪兒去?!回縣城里還有十公里!”

    金偉誠道︰“查另外那個村子!我手機又沒電了!”

    背後有人徒步、有人騎著電動車追了上來,余皓沖過一個岔路口,低頭看手機,上面是周N在給自己打電話。

    “我在跑路呢!”余皓喊道,“待會兒和你說!”

    “你又搞毛啊!”周N怒吼道。

    余皓掛了電話,查地圖,喊道︰“金老師!沿那條路跑!”

    後面追出來不少年輕人,余皓完全沒料到事情會朝著這麼個方向發展,沖進幾間空屋後的草地,喊道︰“金老師!分頭跑!我引開他們!”

    金偉誠正想說什麼,余皓喊道︰“我是學生!沒事的!”

    金偉誠道︰“目的地會合!”

    緊接著後面又追過來十余名女人,掄掃帚的掄掃帚,打各自家里的男人,朝余皓喊道︰“你們快走!”

    余皓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眼看這村里頭意見不統一,先是械斗起來了。然而騎電動車的追兵卻越過他們,窮追不舍。

    余皓沖上大路,幾步跑過路中間,一瞥騎著電動車的那伙人,當即朝路邊跑,直接跑進了荒地。

    這麼一來電動車就沒法追了,余皓雖然被抓回去也不可能被打死,但這關乎職業尊嚴,絕對不能被抓!余皓一沖進了荒地,村民們紛紛把電動車停在路邊,拿著木棍一路追了下來。

    余皓回頭看了眼,沿著荒野半人高的草地狂奔,邊跳邊跑,沖上一個土坡,又沖下來,朝著另一條大路沖去。

    後面人不住喊,余皓大致估了下,似乎還沒發現金偉誠成功脫身,好,現在輪到我了。

    然而他剛跑上另一邊大路,又有一伙人過來,前後兩邊,十來個人堵住了余皓。

    “跟我們回去!”有人用普通話喊道,“不打你!”

    遠處摩托車引擎聲響,余皓左右看看,國道上已無路可逃。

    余皓又一個轉身,沖進荒地,村民們剎那追了上來,然而下一刻,一輛摩托唰地來了個漂移,橫著飛過去,把追兵撞了一地。

    車上下來個戴著黑色毛線帽的男人,手里握著根不知哪兒撿回來的自來水鐵管,上前一腳飛踹。

    余皓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余皓站在荒地里,徹底傻眼了,雪花飄了下來,余皓完全就像在做夢一般。

    余皓已經很久很久沒見過周N出拳了,在他抬手的一剎那,余皓便發出了瘋狂的大喊!

    周N深諳打群架真諦,只要被圍,瞅準對方頭領,先出一拳!那一拳頓時把帶頭的迎面揍飛出去!威懾力霎時鎮住了場,余人氣勢一斂,周N才掄起自來水管,沖上前去!

    “一起上一起上!”周N狂暴地吼道,“霍比特人!快點!老子沒時間陪你們玩!”

    余皓已經徹底蒙了,村民們紛紛退後,用方言交談幾句,周N做了個威脅上前的動作,瞬間一群人全跑了。

    余皓站在半人高的野草里,眼前一時竟有點發黑,周N站著不住喘氣,轉頭看余皓,微微發抖,竟不敢朝他走來。

    兩人就這麼站著對視,雪花飄來飄去,沾得周N滿身濕漉漉的。

    余皓又是一聲大喊,跑上大路。

    余皓快步沖上前去,周N忙三步並作兩步過來,兩人緊緊抱在一起。周N狠狠地吻了下去,身上帶著一股嗆人的煙味。

    遠處突然一聲槍響,周N頓時警覺,把余皓拉到背後,轉頭審視。

    “獵|槍,村子里頭打狼用的。”余皓道,“別緊張。”

    周N拉著余皓,把摩托拖起來,翻身上去,余皓跨坐他身後,周N擰摩托車把,“嗡”一聲開走了。

    有人拿著獵|槍追上來了,朝天放槍,但槍聲越來越遠,再追不上。

    余皓︰“你怎麼會在這兒!”

    周N低頭,頂著風,騎著摩托車帶著余皓一路飛馳,不答。

    余皓︰“什麼時候來的?!”

    周N還是沒回答,太陽在國道的盡頭慢慢沉下去,引擎轟鳴,雪花在兩人面前溫柔綻開,如萬千鵝毛掠過。

    “周N!”余皓抱緊了周N的腰,埋在他背上,瘋狂大喊。

    周N眉頭深鎖,側頭看了余皓一眼,他穿一身黑西裝,戴著不知道哪兒來的摩托車手套,領帶一路跟著狂風在飛。

    周N終于側頭大聲道︰“你冷嗎?”

    余皓道︰“還好!”

    周N的背擋住了所有的風。

    周N︰“我冷!”

    余皓忙道︰“我外套給你穿!你別開快了!”

    周N︰“別動!抱緊點兒!”

    余皓抱他抱得更緊了,周N西服外套飛揚,沖往國道盡頭,余皓爬牆時被勾破的羽絨服掠出無數絨毛,在風里飄蕩,與這天地間紛紛揚揚的雪同為一體,無分彼此,再不分離。


推薦閱讀: 愛你怎麼說 最強醫聖 紅樓之熊孩子賈琮 丞相總在御書房打地鋪 盛寵巨星 過度接觸 萬道獨尊 超強裝逼升級系統 不滅戰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