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︰卡提諾耽美小說網 > 歷史軍事 > 奪夢 > 144.綠洲

144.綠洲

作品:奪夢 作者:非天夜翔 字數: 下載本書  舉報本章節錯誤/更新太慢

    一秒記住【 】,無彈窗,更新快,免費閱讀!

    守門人消失,傅立群將長戟收回背上, 面朝大門, 長長出了口氣。

    周N說︰“哥哥,想清楚, 在你沒有真正想清楚前,都不要推開這扇門。”

    傅立群沒有回頭。

    余皓想起了第一次推開那扇門前,周N朝自己說過的話。

    四人來到傅立群身後,傅立群只不回頭, 長久的沉默後,緩緩搖了搖頭, 回頭, 說︰“你們在進最後這扇門前,也問過自己一樣的問題嗎?”

    歐啟航側頭看傅立群,答道︰“我沒有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嗯,有。”陳燁凱想了想,答道,“可我面對的問題與你不一樣。”

    余皓知道, 年前回家時的第二天早上,周N與傅立群便認真地討論過, 事業、未來、與岑珊的感情、對未來的迷茫,仍是傅立群的心病。雖然傅立群已想好了未來的路,但面對有關價值觀的挑戰, 人一輩子該怎麼活, 仍未真正、徹底地看開。

    “你呢?”傅立群朝余皓問。

    “也不一樣。”余皓說, “那會兒在我的人生里,還沒有面臨與你一樣的焦慮。”

    歐啟航說︰“你應該是不怎麼會為物質焦慮的人吧,余皓。”

    “對啊。”余皓笑著說,“也許是從小使然吧。”

    五人便這麼站在門前,也不進去,傅立群抬頭看著門上古樸的花紋。周N突然道︰“老婆開導下哥哥?這種時候總歸該你了。”

    余皓︰“我真的不知道說什麼。”

    歐啟航笑道︰“你不是一套一套的麼?洗起腦來,比凱叔還厲害。”

    陳燁凱道︰“比傳銷還厲害。”

    余皓一時哭笑不得,傅立群卻認真地看著那扇門。

    “你想選擇哪一條路?”余皓突然道,“有時我覺得你與周N,面臨的許多問題都很像。”

    “哪一條路?”傅立群喃喃道。

    余皓說︰“當上CEO,娶嫂子當媳婦,走上人生巔峰之路麼?”

    傅立群道︰“如果可以,誰不想?誰不想成功?關鍵是我辦不到!”

    “要是你能辦到,”余皓想了想,“你就會走上前去,推開這扇門嗎?哥哥,你是否想過,什麼樣的成功,才是真正的成功?是世人眼里的成功,還是對于你來說,真正意義上的成功?”

    這也是余皓一直以來所堅持的。

    余皓又說︰“世上是不是只有一種成功的路?世人眼里,那種家財萬貫的路,才算正確的路嗎?別人我不知道,可我心里清楚,對我而言,我的抉擇遠遠不止一條,我相信我正走在正確的路上。而且更重要的是,選擇它,我從來就不後悔。”

    周N與余皓握著的手,稍稍地緊了緊。

    傅立群睜大雙眼,清澈的瞳孔中倒映著那扇門,霎時間所有的景象都消失了,四周化作白茫茫的一片。

    “無論前方是誰,最後一場戰斗,我相信都不會是物質和物質的博弈。”陳燁凱說,“想打敗它,最重要的一點,不是變得比它更有錢。而是你始終堅信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與惡龍纏斗久了,”歐啟航說,“自己也將變成惡龍。這是我曾經走上過的歧路,但是群哥,我想你不會。”

    傅立群緩慢地點了點頭,說︰“我想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帶著你的信念,推門吧!”周N道,“我們一起!”

    所有人上前,躬身,余皓從未想過,從許久以前的最初,直到現在,竟是演變為他們幾個人一起推動戰友內心深處的那扇大門!

    最後的門發出巨響,門上鉸鏈旋轉,轟然開啟,內里綻放出的黃金與珠寶光輝,一時刺得他們幾乎睜不開雙眼。光芒褪盡,現出內里的巨大廳堂。

    所有人頓時屏住呼吸,金幣、珠寶堆積成山,余皓一時間還以為自己走錯了人生片場,穿越進了西方奇幻片里,宏大的寶庫中,四壁、柱子,統統雕出了黃金像。

    周N道︰“這要是現實多好……”

    余皓道︰“小心點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各持武器,緩慢靠近,寶庫里堆成山的珠寶與金幣上,盤踞著一頭巨大的灰色龍!灰色巨龍正在沉睡,脖頸上拴著一條鐵鏈,鐵鏈另一頭,則拴著一名身材婀娜、穿絲綢長裙的蒙面女孩!

    “嫂……嫂子。”

    一時饒是周N,也有點反應不過來。

    那女孩正是傅立群夢境世界里的岑珊,此時的她正被惡龍牢牢看守著,望向傅立群等人,眼里帶著悲傷之意。

    “那頭龍是誰?”歐啟航端詳惡龍,它的眼楮眯著,眼裂斜斜上升,居然還有兩撇眉毛,鼻子、龍頭輪廓依稀有人的模樣。

    “那是你嫂子的老爸。”傅立群尷尬道。

    周N忍不住要爆笑出聲,面對這場面,眾人頓時啼笑皆非。

    陳燁凱低聲道︰“所以,這是一個騎士救公主的古老故事。”

    余皓道︰“可是圖騰呢?”

    周N示意余皓注意那化身為樓蘭公主的岑珊,岑珊身上閃爍著微光。

    “圖騰就是她嗎?”傅立群問,“能變成人?”

    “這不是第一次了。”陳燁凱想了想,說,“到她的面前去。”

    眾人極小心地靠近寶庫中央,傅立群率先走去,其余人等各持武器,緊張地盯著黑龍,余皓說︰“這龍我覺得鐵定會醒。”

    周N︰“不一定,龍醒不醒,不在于咱們有沒有吵醒它。”

    陳燁凱道︰“嗯,取決于,立群與岑珊的感情,是否直到現在,仍在看守圖騰的龍的眼皮底下發生……如果他有信心與岑珊在一起,這頭龍會在他奪回圖騰後才醒來。”

    “你來了。”樓蘭公主怔怔看著傅立群。

    “對不起。”傅立群背著長戟,一身皮甲,說,“我逃避太久了。”

    公主眼里帶著笑意,低聲說︰“現在還不晚,騎士。”

    說著,她輕輕揭開了面紗,面紗在空中飛揚,飄落,果然現出了岑珊的絕美臉龐。

    “好美……”歐啟航道,“比那天見面還要漂亮。”

    陳燁凱道︰“確實,這眼楮太漂亮了。”

    周N︰“嫂子真是大美人兒啊。”

    余皓︰“為什麼四個gay會在這里討論別人的女朋友漂亮不漂亮的問題。”

    “愛美之心,人皆有之嘛。”周N笑著用金箍棒來挑余皓下巴,說,“當然還是自己老婆最好。”

    余皓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此時,傅立群做了一個讓他們十分意外的動作,他沒有牽起岑珊的手,也沒有斬斷她的鐐銬。而是一手按在胸前,朝岑珊稍稍鞠躬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王子,沒有王位等著繼承。”傅立群低聲說,“沒有花不完的財富,我只是一名騎士……”

    岑珊注視傅立群,臉上現出感傷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我給不了你你父親要求的。”傅立群單膝跪下,一手按膝,抬頭仰望岑珊,緩緩道,“可我會給你,我能做到的,最好的。我這一輩子,都會努力。這世上有人生來是王子,也有人生來是騎士,我也有我的使命,我不知道你會不會選擇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答案你心里早已知道了不是麼?”岑珊輕輕地說,並伸出白皙的手指,伸向傅立群。

    那一刻,所有人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,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灰龍的雙眼!傅立群單膝跪地,伸出一手,與岑珊的手指觸踫。

    余皓握緊了匕首,周N擺出戰斗姿勢,陳燁凱與歐啟航各持武器——

    就在兩人手指相觸的剎那,灰龍緊閉的眼皮稍稍抬起一條縫,現出蛇狀的瞳孔,瞳孔陡然縮成一條豎線!

    “動手!”周N喝道。

    一時槍炮齊上,朝那灰龍狂轟濫炸,緊接著,灰龍咆哮聲響。

    “一群小畜生——”

    灰龍頓時大怒,展開翅膀,驀然起身,岑珊被腳鏈拖得滑走,傅立群卻緊緊抓住岑珊的手腕,喝道︰“現在怎麼辦?!”

    “抓穩她!”周N喊道,“剩下的交給我們!你專心取回圖騰!”

    “怎麼取啊?!”傅立群拉著岑珊,一剎那被帶上了大廳內的空中,那灰龍尚且不察,眼里只有余下四人,咆哮道︰“不知天高地厚的螻蟻!”

    余皓感覺就像見了周來春,難不成這群有錢人的態度全是一樣的麼?陳燁凱從側旁沖來,喊道︰“當心!”

    灰龍噴出烈炎,環繞大廳,余皓心想怎麼還沒升起來?

    大廳轟然破碎,猶如時間靜止,飛石、瓦礫、金幣、珠寶一剎那散向四面八方,如同風暴般開始旋轉!

    機會來了!余皓等的就是這一刻,所有的夢境在主人接觸圖騰時,場景都會瓦解,留下一個平台,升上天空。果不其然,傅立群夢中也是一樣!

    “柱子!”余皓喝道,“周N!”

    “哎!”周N背持金箍棒,將沖到面前的金銀珠寶以旋風棍全部打出去,打得漫天飛散,喊道,“老婆大人請吩咐!”說著一轉身,面對支撐大廳寶庫的黃金柱,一抖金箍棒,抵住,吼道︰“好重!往哪里打?”

    余皓飛身躍起,甩出大門外散落的鉸鏈,風暴來臨,大廳瓦解,天空中一輪熾日照下,在那熾日光芒下,余皓唰地抖開翅膀,拖著鐵鏈一頭飛過黃金巨柱,飛速繞過數圈。

    陳燁凱喊道︰“接著!”

    陳燁凱與歐啟航都無法飛行,陳燁凱甩出鉸鏈另一頭,周N當即明白,在空中一踹金柱,接過鉸鏈,喝道︰“去吧!”

    平台上升之際,余皓與周N協力飛速卷住金柱,周N抓著鉸鏈另一頭,悍然沖向灰龍,驀然將鉸鏈一纏。

    灰龍一轉頭,發現了傅立群,張開龍口,口中聚集烈炎,眼看龍炎即將噴發,傅立群要被燒成灰燼的一刻——

    四面八方所有建築退開,陽光如同烈火,照耀大地,傅立群抱緊了岑珊,在這風暴中緊緊相擁。岑珊睜開雙眼,抬頭,抱住傅立群脖頸。

    灰龍剛一展翅起飛剎那,頓時被一根巨大的黃金立柱拖住,身不由己一沉,被帶得再次摔向平台,那口未來得及噴出的龍炎隨著龍頭昂起,形成一道光柱射向天空。

    岑珊隨著那力度遭到驀然一扯,被扯離傅立群懷抱,傅立群追著從半空中落下,緊抓她的手腕不放。余皓與周N飛開,一聲巨響,灰龍結結實實砸在了平台邊緣,雙翅不斷撲扇。

    “有太陽!”周N道,“召喚你們的坐騎過來!”

    陳燁凱與歐啟航、周N、余皓同時舉起武器,于空中地面朝向天空正中央的一輪熾日——余皓的武器光芒連接了周N,陳燁凱的武器光芒連接余皓,歐啟航手中則化出印章,連接了傅立群夢境世界里的太陽。

    灰龍摔下,傅立群隨之摔落,一聲悶響,摔得滿頭是血,掙扎起身。岑珊則被那腳鐐牢牢系住,爬向傅立群,焦急道︰“起來!快起來!”

    傅立群以戟拄地,艱難起身,搖搖晃晃,走向岑珊。

    傅立群︰“我沒法帶走她!鎖住了!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的!”余皓喊道。

    陳燁凱道︰“缺一件關鍵鑰匙!就像我的夢……”

    余皓驀然想起了,喊道︰“周N——接住!”

    余皓一手指向天際,指尖幻化出一枚光點,朝周N揮去。

    周N︰“???”

    那枚光點落在周N手指間,周N以手一捏,頓時想起,那是三年前,他們陪傅立群去選的耳釘!周N將耳釘拋上空中,以金箍棒一棍擊去,喊道。

    “哥哥!接住!弟兄們幫你挑的!”

    耳釘在空中變長,化作一枚銀質長針,傅立群如夢初醒,一手持針,朝岑珊腳鐐上一插,打開鐐銬!

    灰龍把那根黃金巨柱拖在腹下,支撐起來,爪子朝向傅立群,猛地拍下。

    “喲呵!”一座高達機器人發出巨響落地,一腳踩在了灰龍頭上,平台磚瓦四飛,灰龍的腦袋被踩得砸向高台,埋在磚瓦里。

    那一輪烈日頓時變了顏色,噴出近乎熾白的日珥,歐啟航的高達最先趕到戰場,陳燁凱的羽蛇神穿過兩道日輪,刷然飛了出來!

    緊隨其後的是周N的銳角黑龍,展翅俯沖,一角頂住灰龍的肋下,將它推出了高台!

    最後才是金烏輪中噴出的,無數隕石暴雨,從天而降。余皓在那隕石雨下手持長杖,杖頭朝灰龍一指,流星暴雨頓時瘋狂朝平台上砸去!

    灰龍遭受了連番攻擊,勃然大怒,雙翅一攏,傅立群緊抱岑珊,灰龍近乎咆哮道︰“不知好歹的渣滓!社會的底層!離開我的女兒!”

    傅立群抱著岑珊退開,一手攬住她,低聲道︰“不。”

    岑珊閉上眼,微笑,仰起臉龐。傅立群低頭,親了下去,吻住岑珊的唇。

    下一刻灰龍驀然彈開雙翅,一聲瘋狂怒吼,噴發出幾可毀天滅地的龍炎,羽蛇神、周N的黑龍同時被彈開。平台崩毀,灰龍被帶著摔向大地!煙塵滔天,一瞬間遮蔽了天際,世間再次陷入一片漆黑里,遠方傳來龍的咆哮。

    隨之,這大漠風沙之中,隱隱狼嚎聲不絕。

    周N駕馭黑龍,載著余皓飛來,眾人接二連三落地,余皓道︰“看不清楚!”

    從天空中看大地,沙塵暴已越來越高,遮天蔽日,太陽隱沒,夢境世界進入長夜,傅立群一身傷與血跡,站在那肆虐的沙塵里。

    “拿到圖騰了?”周N道。

    傅立群手中煥發出金色光芒,再抬頭,望向沙塵深處。

    “公主救到了。”傅立群喘息道,“惡龍還是得殺。”

    余皓抖出一道光芒,傅立群沐浴在那光芒中,全身傷勢愈合,驀然一聲暴喝,沙塵暴頓時倒卷回去,清出一個宏大的、無邊無際的戰場。余皓的大軍整齊劃一,在傅立群身後集結,歐啟航的高達、陳燁凱的羽蛇神、周N的黑龍在空中懸浮翱翔。

    “天真得近乎愚蠢,等你走進社會,就像進了狼群,連自己都活不下來,還怎麼照顧我女兒?”灰龍低沉的聲音在沙塵暴中傳來,“這世上充滿了爾虞我詐,弱肉強食,你的下場只有一個,死!”

    “我真不想再看見狼了……”周N道,“狼你媽啊!”

    頃刻間,沙塵暴中沖出數以百萬計的狼群,傅立群提起長戟,喝道︰“隨我沖鋒!”

    狼群的洪流之中,傅立群帶著將士,逆流而上,高達、羽蛇神與黑龍則在空中支援,噴發出烈炎,釋放激光炮與龍焰。余皓展開翅膀,在沙塵暴中飛翔,朝周N喊道︰“地面的狼太多了!”

    “還會飛!”高達里傳來歐啟航的聲音。

    那群狼肋生雙翅,奔跑中竟是飛了起來,一個兩個不足為懼,奈何成群結隊,扒住坐騎甩也甩不開,反而是余皓在空中騰挪靈活,沒被纏住。

    “想個辦法!”周N一棍下去,橫掃狼群,奈何迷霧中沖出的狼鋪天蓋地,越來越多,殺也殺不完。

    “哥哥!”余皓喊道。

    傅立群帶領大軍沖殺,周N棄了黑龍,幻化出一身鐵鎧,從天而降,一聲巨響,激起飛揚黃沙。

    陳燁凱︰“沖到近前就贏了!”

    “沖不過去!”高達里,歐啟航的聲音傳來,“太多了!”

    “哥哥!”周N仗著鐵鎧,擋開沖上前的狼群,以護手抵住咬上來的狼,狠狠甩出去!

    傅立群持戟橫掃,喝道︰“我不知道怎麼對付!”

    “這是你的夢!”陳燁凱駕馭羽蛇神,在高處一個旋轉翻滾,甩開追兵,喊道,“改變你的印象!”

    高達從地面翻起,單膝跪地,駕駛艙內,歐啟航一按眉側,現出單片紅外瞄準鏡,定下上百個準星,散彈呼嘯著鋪天蓋地而去!

    傅立群深呼吸,將長戟歸回背上,閉上雙眼。余皓在空中回旋,躲開飛來狼,喊道︰“你只要不相信什麼狼性,它們就拿你沒辦法!”

    狼群越來越多,將周N與傅立群包圍在中間。

    傅立群驀然睜開雙眼。

    “奧義——空手套白狼!”傅立群一聲怒吼,雙手回旋,回收,再一拳擊向地面。

    余皓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周N嘴角抽搐︰“什麼鬼?還有這招?!”

    緊接著,一道環形沖擊波爆開,朝著四周排山倒海般呼嘯而去,沖擊波掃過之處,地面的狼群頓時如平地蒸發一般,全部消失了!

    “我也會!”余皓一聲呼喊。

    “奧義!空手套白狼!”余皓扔開兩把匕首,在天空中俯沖,提拳,一拳揍向虛空,拳面頓時如涌起一陣海嘯,那空間頓時帶著沙塵暴一起變形,朝著沙塵深處倒卷而去!

    陳燁凱︰“為什麼你也會?”

    歐啟航︰“這啥?”

    余皓笑著將匕首一收,傅立群道︰“沖鋒!”

    沙塵暴倒卷,清開,現出灰龍的巨大身影,那灰龍從一開始就被余皓與周N強行綁住了黃金柱,如何拍打翅膀都飛不起來,只得據地四處噴火。在傅立群帶領下,天空中余皓展開翅膀,周N駕馭黑龍騰飛,羽蛇神、高達一起沖向灰龍。而傅立群則帶領千軍萬馬,朝著灰龍疾沖而去!

    灰龍聚集至強的一口烈焰,正當噴發之際。

    “周N!”余皓飛來,落在黑龍背上,周N將金箍棒一抖,化作巨盾,駕馭黑龍,與余皓一同朝著那火柱般的龍炎疾飛過去!龍焰轟地噴在巨盾上,流火四射,沙塵暴中發生了爆炸,而就在那短兵相接的瞬間,周N驀然雙手扛盾,一收,與余皓同時抓住盾邊,立起盾牌橫掃,朝那灰龍的龍頭來了招盾擊。

    “就你會噴火?”周N道。

    “當”地巨響,灰龍就像被扇了一巴掌,腦袋被扇得轉了九十度,黑龍雙爪在灰龍頸上一抓,抓開逆鱗,騰空而起,口中噴出烈炎,灰龍頓時哀嚎翻滾。

    緊接著羽蛇神一個俯沖,陳燁凱一槍打中灰龍下顎,灰龍翻滾,側頭。

    “就你有錢?”陳燁凱冷冷道。

    高達從天而降,一拳砸向龍頭,將它一拳砸得暈頭轉向。

    歐啟航︰“就你不是社會底層!”

    傅立群帶著大軍,沖到近前,所有將士同時停步,退後,射出漫天箭矢,傅立群手持長戟,猶如一名孤獨而驍勇的騎士,在那茫茫風沙之中,英勇地沖向灰龍。

    沙塵暴驀然一停,灰龍抬頭,轉向。

    天地間所有的光芒都隨之暗淡下去。

    傅立群在那沙場中,唯獨長戟綻放出的光,映著他溫柔的臉龐,形成一個剪影。

    下一刻,傅立群一戟刺進了灰龍咽喉下的逆鱗,烈火炸開,覆蓋了他的全身,朝著整個世界擴散,卷起,天空中的沙塵倏然靜止,再化作雪花般的光點飄落。

    “活不成你想要的樣子。”傅立群沉聲道,“不好意思,岳父大人。”

    灰龍砰然爆散,化為光塵,被大漠上溫柔的風紛紛卷走。

    “看日出嘍——”周N道。

    眾人就像約好般同時飛走,周N打了個響指,黑龍消失,他駕馭筋斗雲,帶著余皓停在了一座面東的戈壁山頂,兩人並肩坐下。

    陳燁凱與歐啟航則飛向另一個山頭,歐啟航在懸崖前坐了下來,一腳踩在崖邊,陳燁凱站定,眺望遠方。

    “下雪了。”余皓詫異道。

    “下雪了。”周N抬頭道。

    夜空中,一道銀河從大漠天際橫亙而過,天際啟明星隨之一閃。

    沙塵竟是奇異地化作漫天細雪,紛紛揚揚,落在大地上,無聲無息,就像一場被消音的電影般。

    傅立群站在廢墟般的古城中央,身前幻化出光體般的岑珊,兩人對視,岑珊伸出手,接住了那溫柔下落的雪,傅立群伸出手掌,岑珊傾過掌,濕潤的雪花落在他的掌中。

    傅立群長身而立,一手牽著岑珊,一手抬起,迎向東面地平線上的破曉之光。

    大雪將整個沙漠化作了茫茫的白色平原,掩蓋了樓蘭廢墟。

    “好美啊。”余皓說。

    周N看了眼余皓,吊兒郎當的,又看遠處,隨口道。

    “以後要是看不見這樣的太陽,你會失望嗎?”

    余皓知道周N的意思,畢竟現在金烏輪引起了注意,也許穿梭夢境的行為,終有一天會徹底結束。

    “當然不會。”余皓側頭看周N,說,“可以看你啊,你就是太陽,光芒萬丈。”

    周N英俊的臉居然紅了,說︰“居然這麼會撩了,回家給你做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余皓笑了起來,瞬間一道光芒從地平線上射來,兩人同時轉頭。

    太陽升起來了。

    陽光照耀在岑珊與傅立群的身上,他們迎著朝暉,頭發上的白雪融化,傅立群手中那枚雪晶化作水滴,從手掌一側滾落,滴在地上。

    剎那間融雪速度朝著整個世界飛速擴散,積滿雪的大漠中冰雪消融,滲入沙地中。

    太陽升起,陽光下河流猶如錦帶,發出水聲流淌,戈壁前落下白練般的瀑布,嘩啦啦作響。萬物在沙漠中生長,綠意盎然,從這久違的水流下破土而生。

    太陽升起,傅立群與岑珊所在四周,磚石于黃沙掩埋下自動升起,古樓蘭的巨石發出巨響拼合,城牆上石磚自動層層堆砌,沙塵流動,繼而盡數消失,現出底下掩埋的住民。

    被砂礫掩埋的人群紛紛伸懶腰,打呵欠,走出屋宇,整個樓蘭世界恢復了喧鬧。

    太陽升起來了,在那溫柔的光照耀下,綠洲區域刷然鋪開,無邊無際,蔓延向天際線上,沙漠化作草場,戈壁化為淡綠群山。

    太陽升起,樓蘭皇宮潔白的玉石牆面閃爍著朝陽的光輝,駝鈴與笙的聲音遠遠傳來。

    傅立群牽起發光的岑珊的手,走向樓蘭皇宮。

    太陽升起來了,夢境世界重構,化為繁華、喧囂的美麗古城,皇宮內平台升起,傅立群與岑珊走上最高層,岑珊來到皇座前,輕風吹起面紗飛來,落在她的面前,岑珊優雅而慵懶地稍稍側頭,傅立群輕輕撩起她的長發,將耳釘戴在她的右耳上,再在她側臉上一吻。

    岑珊化作光點砰然消散,升上空中,幻化為夢境圖騰,傅立群背著長戟,走向皇宮頂上的平台,朝向遠方。

    一輪朝陽光芒萬丈,照耀著傅立群,傅立群左拳按在右肩上,朝遠方戈壁山上的伙伴們稍稍鞠躬。

    周N、余皓抬手,在眉間往外一劃回應。

    陳燁凱、歐啟航抬手,一劃回應。

    “晚安。”周N道,手指劃圈,在空中輕輕一點,空間的波動猶如漣漪,鋪天蓋地擴散出去。

    所有人從夢中醒來。

    bsg手機用戶請瀏覽m.ck101.tw  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,書架與電腦版同步。


推薦閱讀: 愛你怎麼說 最強醫聖 紅樓之熊孩子賈琮 丞相總在御書房打地鋪 盛寵巨星 過度接觸 萬道獨尊 超強裝逼升級系統 不滅戰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