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︰卡提諾耽美小說網 > 歷史軍事 > 奪夢 > 145.攤牌

145.攤牌

作品:奪夢 作者:非天夜翔 字數: 下載本書  舉報本章節錯誤/更新太慢

    一秒記住【 】,無彈窗,更新快,免費閱讀!

    太陽升起來了, 又是新的一天, 窗外幾聲鞭炮響,躺在床上的傅立群抬起一手, 抵于額前, 眯著眼,朝向臥室窗簾外的陽光。歐啟航的睡相很不好, 整個人纏在傅立群身上, 埋在他的胸膛前,兩腳|交叉纏著他的腰。傅立群側過肩膀, 推了推他的額頭,歐啟航便睡眼惺忪地翻了個身趴著。

    傅立群翻身下床, 拉開窗簾,遠方群山青松上覆著一層雪, 在陽光下折射出朝陽的光輝,閃閃發亮。

    面朝落地窗處放了一張懶人沙發, 傅立群隨之坐下,整個人陷了進去。節前那夜,他正坐在沙發上, 摟著岑珊,互訴別來之事,看著窗外的冬夜銀河, 說了許多話。

    “我們已經很久沒像現在這麼說過話了。”傅立群道。

    岑珊黯然而抱歉地說︰“對不起。”

    傅立群笑了笑, 摟著岑珊, 岑珊悠悠嘆了口氣, 埋在傅立群身前。

    “沒關系。”傅立群說,“被愛的人,是不用道歉的。”

    岑珊無言以對,傅立群又說︰“那天在機場,真是被你搞得差點整個人都萎了。”

    離開郢市那天,岑珊的故事,依舊是以別人開頭的,傅立群記得很清楚。當時他背著運動包,手上戴著余皓給他編的幸運繩,看見岑珊來到機場時,還以為是在做夢。他有太多的話想說,卻不知如何出口,那一天他已經什麼都沒有了,還欠著十萬的債。

    “你就沒有什麼想說的嗎?”岑珊皺眉道。

    “我能說什麼?”傅立群苦笑道,“大家都只會听勝利者說話,誰會在意失敗者的心情?”

    “我想听。”岑珊重復道,“我想听,要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爸說得對,”傅立群望向機場外呼嘯的狂風,說,“我就是個傻白甜。”

    岑珊于是不說話了,郢市機場大廳人來人往,傅立群又說︰“我還記得兩年前,咱們說分手的那次,你提起過師姐。”

    初中時他們有位師姐,曾經也很看好他們,比他們大著三歲,傅立群與岑珊第一次約會,就是她撮合的。在他倆升大三那年,師姐剛畢業,喜歡上一名同班同學。那男生很窮,兩人住在一間出租屋里,典型是“坐在自行車上笑”的生活,哪怕家人反對他們在一起。

    師姐的生活常被唏噓同情,岑珊的老爸知道後,更拿來教育岑珊,但傅立群見過那男生幾次,人是真的好,不是“圖什麼不能圖他對你好”的好。而是上進、認真、溫柔體貼,平心而論,他比傅立群做得好太多。

    但兩人最後還是分開了,師姐分手之後找了個疼她愛她的老公,在老公的公司里當老板娘,每天喝喝下午茶,滿世界玩。那男生則離開郢市,去上海討生活,成為一名出色的基金經理,年收入兩百來萬。

    如果師姐和那男生一直堅持在一起,師姐希望留在郢市陪伴爸媽,男方也不會離開,只能找一份四五千薪水的工作做著,師姐則忙得狼狽不堪,披頭散發,養兒育女,為小孩的奶粉錢、上學等等諸多柴米油鹽,與老公吵個沒完。

    分開之後,男的有車有房,事業興旺。師姐也過上不愁吃穿的生活,對兩人都好。

    這證明了什麼呢?傅立群總忍不住地在想,是不是人生里,也沒有那麼多的非誰不可?他知道岑珊曾經動搖過,他也動搖過。每個人是否都曾動搖過?一時的傷痛過後,是不是大家都會慢慢走出來?

    那些年少無知時的承諾,最後都隨著時間的消逝,化作了一場回不去的夢。

    而當他在電話里問余皓,是否也動搖過時,余皓想也不想,回答的是︰“沒有啊。”

    “人生有許多條路,對不對?”

    那天周N在沙發上朝他說︰“有些路很難,都得有取舍,關鍵是,你倆都得清楚,未來想要什麼。”

    外頭傳來碗碟踫撞聲、水聲、周N與陳燁凱的交談聲、煎蛋聲,傅立群閉上眼,感覺到了陽光照在臉上的暖意,歐啟航也醒了,正趴著看手機。

    年初二,陳燁凱在客廳里沖咖啡,余皓挨個給朋友們打電話拜年,周N在廚房里做早飯。傅立群精神很好,眾人在餐桌前坐下,周N端著咖啡,說︰“踫個杯?小歐!”

    歐啟航還在口吐白沫地刷牙,聞言趕緊漱口,毛巾一擦,過來坐下。

    眾人踫杯,開始吃周N做的蛋炒飯。

    歐啟航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歐啟航︰“這飯誰炒的?太好吃了!”

    “小歐!你的睡相太糟了。”傅立群說。

    陳燁凱說︰“他這幾天差點把我踹下床好幾次……”

    歐啟航︰“群哥你身材練得真好啊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哥的胸膛很舒服吧?”傅立群道。

    歐啟航︰“當我私教唄,帶我練下。”

    余皓︰“你們都在說什麼!這真是太混亂了……”

    歐啟航︰“給我留一點……”

    周N︰“夠吃的!你們是飯桶嗎?這里有四斤飯了!”

    余皓一大清早就被吵得頭昏腦漲,歐啟航又說︰“今天去游樂場嗎?余皓,咱們去游樂場玩吧?”

    “吃你的飯。”陳燁凱說,“金烏輪的事情還沒解決呢。”

    歐啟航道︰“大過年的,玩一兩天也沒什麼嘛,余皓你說對不?你也想去吧?”

    余皓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余皓心想我確實有點想去,已經很久沒去過游樂場了。

    “現在是什麼感覺?”陳燁凱問傅立群。

    “突然一下就看開了。”傅立群答道,“不,是‘想開了’,就像……許多事在醒來的時候,覺得也沒那麼讓人焦慮,反正,接下來我會加油。兄弟們有啥用得上我的地方,隨時叫我。”

    眾人點了頭,傅立群又伸了個懶腰,看了眾人一眼,說︰“要麼我請大家出去玩?雖然還沒還錢……”

    周N道︰“哎!”

    傅立群在手機上給他們買游樂場的票,余皓問︰“叫上嫂子唄?”

    “嫂子昨天才回家,你就別折騰她再跑一次了。”周N說。

    傅立群說︰“我問下。”說著到一旁去給岑珊打電話,站在落地窗前。周N看微信上的電子票,陳燁凱問余皓︰“畢業論文寫多少了?”

    余皓馬上就後悔了,為什麼沒有拒絕去游樂場的提議!

    “寫了不到百分之十。”余皓答道,“我還是不去了,你們倆去吧……”

    歐啟航︰“勞逸結合,一起……”正說著時,傅立群結束通話,回來了,臉色有點奇怪。

    “怎麼了?”余皓問。

    傅立群臉上現出想笑卻竭力控制的表情︰“你嫂子的爸來了,想單獨找我談談。”

    “哇靠!”所有人一起道。

    歐啟航說︰“嫂子昨天回去攤牌了?”

    陳燁凱說︰“怎麼談?這也太直接了吧。”

    傅立群攤了下手,沉吟片刻,說︰“讓我約時間地點,他想和我談條件。”

    余皓︰“大伙兒一起陪你去?”

    陳燁凱︰“找家高檔點的酒店?想談什麼?”

    傅立群說︰“鐵定拿著支票過來讓我自己填啊,還能談什麼?”

    周N︰“約哪兒都行?”

    傅立群︰“說約哪兒都行,好歹找個喝茶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周N與傅立群對視,傅立群倏然一靜,兩人臉上都現出了惡作劇般的笑意。余皓在寢室里見過他倆太多的這種默契時刻了,這是一種即將惡搞的、令人發指的惡趣味即將釋放的前兆。

    周N︰“不!不!不!現在他讓你提條件了!你想……”

    傅立群︰“對!去什麼酒店!不去!”

    余皓與周N、傅立群一起生活了這麼多年,馬上就猜到了他們想說什麼,頓時大笑起來,說︰“不行你們太過分了!”

    傅立群霸氣十足道︰“出發!”

    周N道︰“出發!怕他怎的?”

    歐啟航︰“???”

    陳燁凱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余皓︰“等等!趕緊給哥哥找衣服,幫他抓下頭發才好出門啊!”

    歐啟航去拿吹風機,周N去翻衣服,陳燁凱去找發蠟。

    兩個小時後,游樂場。

    余皓與周N、陳燁凱、歐啟航各拿著一杯熱巧克力,看見了岑珊的父親岑永昌。

    那是個很精神、穿著西裝的中年人,長得居然還挺帥,有點老帥哥周來春的風範,但比起周來春那一身擋不住的混子老板氣場,明顯岑永昌更厲害也更內斂,他的皺紋很少,保養得也不錯,看得出常年健身運動。岑永昌圍著圍巾,並未在游樂場里對傅立群表現出明顯的敵意。

    余皓遠遠看著,岑永昌偶爾轉頭時,余皓猶如發現了新大陸,朝周N說︰“真的好像那條龍!”

    岑永昌的法令紋與眼神,確實非常像傅立群夢里的龍!

    傅立群在岑永昌面前也非常禮貌,穿了件修身的西服外套,這段時間里他的身材練得很好,在傳銷組織中餓瘦了些許,現在解去心結,精神煥發,年前特地去剪了頭發,今天出門前,他們還幫傅立群稍微修整了下。

    一個看上去有錢而精致的中年男人,與傅立群站在一起,兩人居然還差不多高,余皓心想岑珊的老爸年輕時應該也是男神級的。

    “這好像中年總裁包養了一條小狼狗……”周N一手扶額,現出不忍卒睹的表情。

    余皓接了個電話,是岑珊打來的,岑珊今天起床就感覺不對,急忙來了郢市,果然岑永昌已經到了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我們在游樂場?你們昨晚吵架了嗎?”

    “沒吵,你們怎麼跑游樂場去了?”岑珊說,“等著,我馬上到,正好經過這附近。”

    “快看快看!”歐啟航忙推他們,示意他們看,“真的上去了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”四人快要被笑瘋了。

    傅立群請岑永昌上了摩天輪!陳燁凱拿著熱巧克力,快要站不穩了,周N實在受不了這惡作劇,關鍵岑永昌還說過“你想在哪里談都可以”,于是就被傅立群給帶上了摩天輪!

    上去之前,余皓還拿相機,推鏡頭給傅立群與岑永昌拍照,拍下了這歷史性的一刻。

    岑珊來了,看四名帥哥在餐廳外面笑得快要不能自理,莫名其妙道︰“大個子吶?你們在笑啥?”

    周N連忙擺手,指指摩天輪,說︰“他和你爸……在、在摩天輪上。哈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岑珊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工作人員關上了門,傅立群禮貌地看著岑永昌。

    岑永昌說︰“選擇這里,有什麼特別的意義?”

    傅立群︰“沒有,正好和弟兄們約了今天來游樂場玩,就順便了,您想談什麼?”

    岑永昌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——”余皓要笑瘋了,看見岑永昌與傅立群從摩天輪上下來,傅立群拿著票,說︰“叔叔咱們再去玩個什麼項目?別浪費票錢。”

    岑永昌道︰“我不是來陪你玩的,立群,我知道你已經想清楚了,在這里浪費時間,有什麼意義嗎?”

    傅立群又說︰“您再陪我玩一個項目,我就把我的心里話告訴您。”

    岑永昌看了眼表,說︰“我只能再給你半小時。”

    傅立群︰“只要三分鐘!”

    過山車轟然飛過,傅立群還給兩人選了第一排,抱著保險杠,岑永昌緊緊閉著眼,傅立群哇哈哈哈地大喊,一邊坐過山車一邊道︰“叔叔!您想說什麼!”

    “叔叔!好玩嗎?!”

    岑永昌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行了。”余皓道,“我要被哥哥笑死了哈哈哈哈哈——”

    “叔叔!您別走啊!”傅立群忙說,“不坐了!咱們去喝杯咖啡吧!我玩夠了。”

    岑永昌顯然怒了,但依舊努力保持著表面上的涵養,最後還是沒有爆發。傅立群好說歹說,又勸著他上了咖啡廳,其間低頭看了眼手機,選了個高背卡座位。

    岑珊與余皓、陳燁凱坐傅立群背後,周N與歐啟航去玩真人CS槍戰了。岑珊一臉無奈,看著余皓,嘴唇動了動,意思是誰想出來的惡作劇?

    余皓攤手,示意不是我,翻相機給岑珊看,坐過山車時,他正等在必經之路上,調整光圈飛速連拍,定格在了傅立群瘋狂大喊、岑永昌緊閉雙眼的那個瞬間。

    岑珊笑得趴在桌上,肩膀不住抽。

    “說吧。”岑永昌說,“听說你做生意失敗,欠了不少錢?”

    “借朋友的。”傅立群答道,“還得上,您別擔心。”

    岑永昌沉默良久,傅立群期待地看著他。

    “珊珊昨天回去,和我說了不少關于你的事。”岑永昌收斂了過于明顯的怒氣,道,“四年前,我就已經認識你了,我還知道,你打籃球打得很好……謝謝。”

    服務員給岑永昌上了一杯白水,但岑永昌沒有喝,只凝視著杯里。

    傅立群問︰“我知道您不想把女兒嫁給一個一無是處,只有籃球打得好的男生。”

    “籃球打得好,有運動細胞,也是很好的。”岑永昌禮貌地答道,“古往今來,體育優秀的男性一樣能獲得尊敬,試想下,你如果是奧運冠軍,誰會來反對你們?”

    “對。”傅立群說,“說打得好,只是與同齡人比,一山還有一山高,以我的天賦,還沒到那個層次。也永遠到不了那個層次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夠清醒地認識自己,”岑永昌說,“已經比珊珊好很多,也比你的同齡人好,小伙子一表人才,相信你以後一定會出人頭地。”

    傅立群沒有回答,只是注視岑永昌的雙眼。

    岑永昌心平氣和地說︰“我不是來拆散你們的,我始終相信,因為世界觀、價值觀、人生觀的隔閡,你們遲早有一天會越走越遠,最後徹底分開。你和她的感情,就像同走一段路時,認識的旅伴,走過這段路,她有她的大江大河要渡,你有你的崇山峻嶺要攀,何不心平氣和地在路口別過呢?”

    余皓不得不承認,岑永昌的話直指要害。

    “你跟著她到了河邊,想與她一起渡河。”岑永昌說,“可那里,不是你的目的地。”

    傅立群說︰“您覺得她的目的地是什麼地方?”

    岑永昌道︰“這要問她,你覺得你了解她嗎?”

    傅立群沉吟不語,就在他背後,岑珊冷靜地看著杯里的咖啡奶泡,店員給她拉了個花——奶泡上浮現出被一根箭穿過的兩顆心。

    周N與歐啟航打完CS也來了,坐在岑永昌背後偷听。

    “您覺得您了解她嗎?”傅立群反問道。

    岑永昌答道︰“這麼說吧,如果你有一個女兒,你會選擇把她嫁給一個像你這樣的小伙子嗎?”

    可以啊——旁听的所有人都在心里說。余皓覺得自己如果有個女兒,嫁給像傅立群這樣的男生多好。

    “會啊。”傅立群笑道,這時候,午後的陽光透過玻璃窗,灑在他的頭上,“小時候,我會陪她一起來游樂場,長大以後,我會把她交給一個能陪伴她的男生。話說,您和她去過游樂場嗎?”

    岑永昌安靜地看著傅立群,傅立群說︰“我們剛認識的時候,珊珊不會坐公交地鐵,從來沒吃過路邊攤,沒坐過過山車,我知道您陪她的時間很少,每天只有固定的一個小時——早上出門前,六點半到七點,晚上睡覺前,九點半到十點。對嗎?您偶爾會帶她出國,自己去開會,讓助理帶她去玩。您什麼都給她安排好了。可是您不陪她玩,也從來不問她想怎麼過。”

    “她的學業很苦。”傅立群端詳岑永昌,禮貌地說,“您就覺得,這點苦算什麼苦?算什麼累?您的女兒從出生開始就注定是優秀的,叫苦叫累,都不重要。她只想您多了解她一點,傾听她的心里話,重視她的看法。可您是個鐵石心腸的人,叔叔。”

    余皓能感覺到,岑珊的許多想法與態度,確實就像傅立群所說的一樣,她總是不太關心別人想什麼,既不在乎別人對自己的評價,也不在乎別人的情緒。因為她的父親就是這樣的,正如岑珊朝父親攤牌後,第二天岑永昌徹底無視了她,動身前來郢市,親自解決這個問題的行動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們未來不能在一起,”傅立群認真地說,“您又打算再次無視她的想法,給她選擇一個門當戶對的老公的話。”

    “那麼呢,請您為她選一個,真正重視她想說的,重視她的喜怒哀樂的男人,不把她當成花瓶,當成擺設。她有許多話想說,哪怕很幼稚,哪怕在您眼里她永遠是個小女孩,但再幼稚的人,也有自己的話想說。拜托了,叔叔,今天咱們就這樣?”

    岑永昌從西服內袋里掏東西,傅立群又說︰“支票不用拿出來了,多少錢我都不會要的。”

    岑永昌從西服內袋里取出來的卻是一副墨鏡,戴上,站起身,再也不和傅立群廢話,直接走了。

    眾人想笑卻礙著岑珊在,總不好當著她的面大笑。周N探頭,從卡座後面朝余皓使了個眼色,余皓起身跟著周N走了。

    不一會兒,歐啟航與陳燁凱也離開。剩下傅立群坐在咖啡廳里,看一群螞蟻集結成隊過來,搬一塊放在窗邊的方糖。陽光下,傅立群與岑珊背靠背地坐在兩個位置上。

    “你打算在這兒坐多久?”岑珊的聲音突然響起。

    傅立群一怔,驀然抬頭,岑珊側頭,從卡座背後朝他打招呼,眼眶發紅,笑道︰“嗨。”

    “嗨。”傅立群笑著說,“來看螞蟻?”

    “有嗎?”岑珊坐到傅立群身邊,兩人看那群螞蟻,傅立群又說︰“想坐過山車嗎?”

    岑珊說︰“走吧,趁著還沒關園,坐個夠本再說。”

    傅立群牽起岑珊的手,快步下樓,去坐過山車。

    周N與余皓坐在摩天輪里,余皓望向座廂外頭,說︰“時間過得好快,一眨眼居然就快三年了。”

    周N一腳踩在對面座椅上,懶懶望向外頭,心不在焉地端詳余皓,余皓說︰“看風景啊,看我干嗎?”

    周N道︰“所以你說說你,以前剛在一起那會兒,看我的時候,那崇拜的小眼神喲,現在再坐摩天輪,鳥都不鳥老子了,就知道往外看,唉。”

    余皓眼里帶著笑意,一瞥周N,周N一愣,余皓笑著說︰“什麼眼神?是這眼神嗎?”

    周N把腿放下來,說︰“靠,硬了。”說著整理了下褲帶。

    余皓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摩天輪緩慢轉過高點,周N臉居然有點紅,一腳輕輕踫了下余皓,說︰“喂,說點什麼?”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。”余皓帶著醉人的笑容,不想看周N。

    “老夫老夫的。”周N說,“你還害羞了?”

    余皓笑得靠在窗前,周N去拉他的手,余皓想擋開,側過頭,周N卻湊過去看他,又嘟起嘴唇要親他,一時間兩人都想起表白的那天,余皓滿臉通紅,不知為何,在這一模一樣的環境里,三年前的告白就像還在昨天,讓他忍不住心潮蕩漾。

    “親一個。”周N說,“快,摩天輪快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要親回家親……”余皓臉上發紅。

    周N卻不管他,按著他的後頸,湊上去與他認真、溫柔地接吻。余皓兩手先是按著座椅,而後忍不住抬起手臂,環住周N脖頸。

    “快到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還早呢……”

    電話響了,周N看了眼︰“靠。”按掉,又要與余皓接吻,電話持續響,周N再掛,電話不死心地打個沒完。

    “誰?”

    “龜兒子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余皓恐怕有什麼要事,一看周N手機,老白眼狼。

    “接吧,這大過年的。”余皓說。

    “鐵定沒好事。”周N答道,卻還是接了。

    “哎,周總,過年好啊。”周N開了個外放,摩天輪到站,周N便牽著余皓的手下來,拿著手機,一臉不耐煩。

    周來春的聲音說︰“晚上一起吃個飯吧,余皓在不在?”

    周N說︰“又家宴?不要了吧?上回余皓親眼目睹你被我媽拉來表演胸口碎大石,心理陰影還沒恢復呢。”

    周來春心平氣和地說︰“就我一個,沒什麼大事,真的只是聊聊,車在游樂場門口待命,什麼時候過來都可以,我等你們到十點。”

    周N掛了電話,與余皓站在摩天輪下,余皓低頭看微信,說︰“啟航踫上高中同學了,晚上和他們吃飯去。陳老師去拜訪梁老師,不等咱們了。”

    周N想了想,說︰“行,不著急,回頭北京見吧。”

    “去嗎?”余皓問。

    “你說呢?”周N拿著手機,甩了幾個圈,搭著余皓肩膀,到得游樂場大門口,司機正等著。

    余皓說︰“他妥協了?”

    周N聳肩,攤手。

    “妥協了還回來麼?”余皓說。

    “你覺得呢?”周N反問道,余皓沒說話,周N卻笑了起來,把他摟在懷里,側頭親了下。

    余皓去買了兩杯熱飲,周N抬眼看著自己家的車,兩人也不過去,司機隔著停車場,有點惆悵地與他們對視。

    bsg手機用戶請瀏覽m.ck101.tw  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,書架與電腦版同步。


推薦閱讀: 愛你怎麼說 最強醫聖 紅樓之熊孩子賈琮 丞相總在御書房打地鋪 盛寵巨星 過度接觸 萬道獨尊 超強裝逼升級系統 不滅戰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