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︰卡提諾耽美小說網 > 歷史軍事 > 奪夢 > 151.探索

151.探索

作品:奪夢 作者:非天夜翔 字數: 下載本書  舉報本章節錯誤/更新太慢

    周N出差回來了, 余皓告訴了他事情的所有經過,周N在餐桌前沉默地听著,整理手頭的調查資料,全程沒有發表任何意見, 傅立群出門上課報名去了,听到黃霆的情況時, 周N放下手中資料, 看了余皓一眼。

    “就這樣。”余皓說。

    “他沒有讓你對我保密麼?”周N說。

    “有用嗎?”余皓反問道,“我想說當然會說,我不想說也不會說,他的意思是希望我不要告訴你。”

    周N道︰“按他的理解,金烏輪已經在他手里了, 我又不會吃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說是這麼說。”余皓道,“萬一你能遠程啟動它, 他們不就全完蛋了?你覺得他生了什麼病?”

    周N依舊在思考,眯起眼, 搖搖頭, 余皓又說︰“我需要你陪我做個實驗,周N。”

    周N答道︰“余皓, 你沒有用過金烏輪吧?”

    余皓莫名其妙道︰“我當然沒有了, 我用不了它,怎麼了?”

    “他們一定有什麼力量, 在監控金烏輪。”周N說。

    “什麼?”余皓難以置信道。

    “你忘了我的龍麼?”周N說, “在樓蘭那天。”

    余皓驀然想起, 周N的龍確實短暫地閃爍過幾次,但在南陸就沒有發生過這個問題。

    “龍的閃爍是他們的干擾作用?”余皓眉頭深鎖,問。

    周N不答,反問道︰“你要進夢里做什麼?”

    “查證一件事。”余皓把電腦轉過去,點開前幾天下的文檔給周N看,周N按著觸控板往下滑,認真地看著余皓所查的資料,余皓說︰“如果猜測沒錯的話,我們也許就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考慮下。”周N答道。

    長達半小時的安靜,余皓拿過電腦,開始寫自己的畢業論文,周N沒再說什麼,起身去準備晚飯,余皓問︰“調查得怎麼樣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周N說,“還行,我也有了線索。”

    余皓道︰“什麼線索?”

    周N沒回答,余皓道︰“好吧,我不問了。”

    今天的氣氛有點詭異,傅立群回來,與周N打過招呼後,三人就像從前搭伙過日子般正常。晚飯後周N看了會兒劇,傅立群拿著資料開始念德語,余皓寫他的畢業論文,約了陳燁凱下周見面。直到深夜,周N在手腕上系好金烏輪,一手按在余皓手背上。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余皓說,“不是被監控了嗎?”

    “沒關系。”周N漫不經心道,“來,大膽假設,小心求證,晚安。”

    封閉的囚室里,兩名醫生正在給黃霆量血壓,趙梁敲敲門進來。

    “怎麼樣?”趙梁問。

    “費心了。”黃霆答道,“這病治不好。”

    趙梁說︰“只要你願意配合,有的是辦法。”

    黃霆說︰“把我關在這里,不是什麼好主意。這會加劇你和任總的沖突。”

    趙梁笑了起來,無奈搖頭︰“我和他共事的時間比你長,我很清楚他這人的性格。他先朝周N動手,取走了儀器,打破了平衡,欠我一個解釋,在給出這個解釋前,他不會對你的失蹤有什麼太大的看法。”

    黃霆拉上襯衣袖子,沉聲道︰“就當我只是一枚棋子吧,在我身上浪費這麼多時間,你不覺得不值當麼?”

    “這就要看你的表現了。”趙梁認真地說,“你把該交代的交代清楚,省下我們彼此的時間,大家都可以去做更重要的事,這樣不是更好麼?”

    黃霆說︰“可以說的,當初都給你們交代過了。”

    “為什麼不帶走周N呢?”趙梁意味深長地說,“光有金烏輪,你們也不可能研究出一個結果來,黃霆,你是個很有個性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趙老師為什麼這麼期待我把周N也一起帶回去呢?”

    黃霆攤手,直視趙梁的雙眼,反問道︰“我實在想不出,您這麼喜歡替任老師操心前操心後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“我這人嘛,就是喜歡咸吃蘿卜淡操心。”趙梁說,“我急啊,眼看一個驚天秘密,已經面臨將要解開的重要關頭,你們卻在答案面前停下了腳步,就不能有點求知欲嗎?”

    黃霆說︰“確實有求知欲,但您這麼著急,想讓我抓走周N,反而讓我覺得這里頭有鬼。趙老師,凡事要慎重起見。”

    而就在此刻,外頭傳來急促腳步聲。

    助理快步過來,說︰“探測到集成器的運作了!信號非常明顯!”

    趙梁與黃霆的臉色同時一變,幾乎是霎時間,黃霆便猜到了原因,露出匪夷所思的笑容,深吸一口氣。趙梁頓時也明白了,起身沖了出去,黃霆短暫沉吟,起身,穿上外套,快步跟出。

    趙梁進了研究室,計算機開始分析,程序仿佛被激活,趙梁坐上實驗椅,研究員忙道︰“趙總,您不能親自嘗試。”

    趙梁正想堅持,眾人卻一致要求,最後只得放棄。

    黃霆站在儀器前,左邊是地圖上的光點,恰好就在周N家中。

    “小黃,”趙梁轉身,朝黃霆說,“百密一疏,你就沒交代他們,不要再啟動集成器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黃霆眉毛輕抬,“周N比我想象中的更聰明。”

    趙梁又朝研究員們問︰“能監听聲音和還原畫面不?”

    研究員把監測還原按鈕擰轉,說︰“不行,與上次一樣,听不到他們的,應該是集成器的某種加密機制,但己方的聲音應該可以……好了,現在可以上去了,試試看能不能做信號連接干擾。”

    趙梁尋思片刻,叫來助理,低聲吩咐數句,再一瞥黃霆,黃霆沉默不語,趙梁微微一笑︰“黃霆,這張椅子,其實是專門為你準備的,來,請坐。”

    黃霆臉色頓時變了。

    周N與余皓站在烽火台上,望向遠方,長城外草海茫茫,黑暗很久以前隨著余皓點亮了烽火,已經退卻了,遠處卻仍彌漫著一層白霧。

    “想做什麼實驗?”周N拉著余皓的手,問。

    “那天如果我跳下了長城會怎麼樣?”余皓問。

    “黑暗會蔓過長城,”周N答道,“席卷你的整個夢境,吞噬所有的表層意識,然後……”

    “全部垮掉。”余皓說,“像梁老師的潛意識世界,然後我陷入昏迷。”

    周N說︰“很短暫的一段時間,接著墜入潛意識,最後所有意識消失。”

    余皓道︰“你能通過火焰,建立通往潛意識與表層意識的通道。”

    周N一手把金箍棒懶懶搭在肩上,另一手打了個響指,手指間迸發出燦爛的金火,側頭看余皓,現出憊懶帥氣的模樣。

    “嗯?”周N看著余皓雙眼。

    余皓說︰“這能讓潛意識世界里的碎片,進行重建,回到現實世界。”

    “唔。”周N答道,“所以呢?”

    余皓沉吟,不說話了,周N道︰“你看,你想賣點小關子,老子從來不催你說個清楚,我要瞞點兒啥事,你就非要問個明明白白,不然就和我慪氣。”

    “我哪有!”余皓道,“而且我自己也沒想清楚,能一樣麼?”

    周N眼里帶著笑意,伸手摸了下余皓的臉,說︰“想吧,慢慢想,不著急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去潛意識里一趟,”余皓說,“你可以和我一起去麼?”

    “廢話。”周N說,“當然一起去,你終于動了這心思了?”

    說著周N召喚出筋斗雲,一抖金箍棒,變成個耳夾,夾在左耳上,余皓抱著他的腰,說︰“定海神針不是都收進耳朵里嗎?”

    “怕不小心摔了扎到耳朵,當耳夾不行啊?”周N駕馭筋斗雲,下了長城,掠過空曠的草海。

    余皓︰“為什麼說我‘終于’?”

    “還以為你很早就會動探索潛意識的念頭吶。”周N說,“凱凱也提到過,說不定關于金烏輪的答案,就在潛意識里。”

    余皓想起來了,不禁責怪自己,怎麼就從來沒想到過呢?那次在梁金敏的潛意識甚至記憶廢墟中,他已經證明了自己擁有穿梭潛意識、不至于被黑暗吞噬的能力。這不就意味著,他可以隨時出發,與周N去探索潛意識了?

    “對啊!”余皓問,“你怎麼沒提醒過我?”

    周N答道︰“這當然得看你自己意願啊,憑什麼他想知道真相,就要求你去探索了?萬一有危險怎麼辦?”

    余皓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余皓摟著周N的腰,忽然意識到,周N確實很在乎他的意願,無論在什麼問題上,都幾乎不會勉強他。

    “還是抱著你的腰舒服。”余皓又說。

    “你還抱過誰的腰?啊?”周N馬上緊張了。

    余皓笑了起來,周N側頭,說︰“準備好了,這里是潛意識邊界了!”

    余皓身上“嗡”一聲展開了一道明亮的月輪光輝,與周N一起飛進了迷霧里。潛意識區域霧氣蒙蒙,不斷翻涌,卻不像他墜入人生低谷的那段時間,張牙舞爪,一片黑暗,具有很強的攻擊性。

    “我懂了。”余皓說。

    “懂為什麼抱著我更幸福嗎?”周N也不知道該去哪兒,只是駕馭筋斗雲往霧氣里飛,四周白茫茫的一片,余皓身邊形成了一個保護罩。

    “夢境里太陽的存在,就是對潛意識越界的阻攔與控制。”余皓說,“在太陽的光照下,潛意識會有一個界限,不至于吞噬表層意識。”

    “對的。”周N答道,“現在呢?往哪兒飛?余老師,實驗已經開始了?”

    “再往深處飛。”余皓說。

    “這兒夠深嗎?”周N問。

    余皓︰“別講葷笑話,太不正經了。”

    那句是余皓平時與周N的私房對話,“再深點”接下來的就是“這兒夠深嗎小寶貝”。周N說︰“瞧你這不正經的。”

    余皓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余皓開始還在擔心,迷霧里會不會往哪個方向都一樣,飛進來的結果就是到處亂轉,但周N飛了一會兒,霧氣變得更濃了,光線也變得更暗。

    余皓︰“飛多久了?”

    “出得去。”周N答道。

    余皓說︰“你又沒進過潛意識。”

    “進過。”周N說,“放心吧,萬事有我。”

    余皓原本有點緊張,生怕這次探索因為自己的莽撞,導致最後在潛意識里迷了路,再也出不來。沒想到周N卻仿佛明白他想做什麼,半點不擔心。

    “什麼時候進來的?”余皓問。

    “我自己的潛意識。”周N說,“競技場不是在島上麼?我曾經就下過海里,想知道里頭有什麼。”

    “結果呢?”余皓問。

    “越往下潛,”周N環顧視四周的霧氣,環境變得更暗了,只有余皓身上那月輪般的保護罩,抵擋了冰冷迷霧的入侵,“就越覺得意識模糊,最後被海水沖上了岸邊。”

    “可這里並不會失去意識。”余皓說。

    “因為這層閃光,”周N隨手一指環繞著他們的光球,“抵擋了潛意識對自主意識的吞噬,可千萬別撤,否則咱倆就出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撤不了。”余皓說,“它是自動出現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那就好……”周N思考著,余皓又問︰“可是在坭坭夢里,我也掉進過大海里,對!就是那感覺!我記得當時沒有保護罩,是後面才出現的,這代表什麼?我是什麼時候擁有這能力的?”

    “老婆大人,”周N問,“你不是做實驗來的嗎?我以為你都想清楚了啊,怎麼變成一直在問我?”

    余皓︰“我比較笨啊!”

    周N︰“因為後來,咱倆在一起了吧?”

    余皓︰“進梁老師的夢里那時候,沒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周N︰“那就是我已經喜歡你了唄。”

    余皓心想也許?又問︰“你什麼時候開始喜歡上我的?”

    “喜歡上你和喜歡你是兩個概念啊。”周N說,“你指哪個時候?”

    余皓︰“能別老吃我豆腐嗎?”

    “你是我老婆不吃你豆腐吃誰的?”周N說,“快,暗了,要做什麼實驗?”

    “等等!”余皓說,“停下!”

    過了一個區域後,霧氣神奇地退了,現出一片虛空,他們所在的地方,竟是一道大陸的裂口,再往外,就什麼都沒有了!然而背後的霧氣又緩慢地追了上來,而地面正在不斷地往虛空中延伸!

    “這是什麼意思?”余皓說,“這里就是潛意識的邊界嗎?”

    “不懂。”周N眼里帶著迷茫,“從沒來過。”余皓正要說話,周N的眼神卻有點渙散,做了個“等”的動作,余皓剎那明白了,金烏輪的提示出現了!

    “對,這里是潛意識邊界。”周N出神了好一會兒,才解釋道,“但邊界是不斷延伸的,因為你的意識世界隨著感知在蔓延,推動潛意識不停往外擴展。”

    “金烏輪告訴你的?”余皓說。

    周N點了點頭,兩人一同望向那懸崖下的空間,一片黑暗。余皓听周N說過,金烏輪的提示出現機會很奇特,在最初周N打開進入夢境能力時,無論踫到什麼現象,金烏輪都會直接在他的意識里引發解釋,但隨著他知道的越來越多,解釋也就越來越少。

    “可以下去看看嗎?”余皓又問。

    “走。”周N腳踏筋斗雲,與余皓飛出懸崖,飛往那深淵中。余皓十分緊張,感覺也很奇怪,他正在探索自己的潛意識邊緣?

    “看不到底。”余皓不時回頭看懸崖,他們已經離開那懸崖很遠了,霧氣像瀑布般緩慢從大陸的邊緣墜落,落進深淵中。

    “看得到。”周N放慢了速度,說,“有底。”

    他們猶如被銀白色的光球包裹著,緩慢降向深淵的底部,這里堆放著雜亂的幾何圖形,余皓內心頓時浮現出一個念頭。

    記憶廢墟!

    “這里是我的記憶廢墟。”余皓抬頭看高處,瀑布般落下的霧氣在空中幻化出幾何線條與閃光的碎片,不斷滑下。

    “嗯哼?”周N說,“你要在這兒做什麼實驗?”

    余皓牽著周N,環顧四周,寂靜,清冷,空曠,無邊無際,他喃喃道︰“這里會有邊界嗎?”

    “最好別再跑了。”周N說,“全黑的,萬一迷路就麻煩了。”

    “往前走點。”余皓說,“不離開峭壁附近。”

    他始終握著周N的手,兩人走到一大片廢墟里,余皓說︰“這些就是被我忘掉的……記憶碎片。”

    周N點了點頭,余皓說︰“你可以用火焰把它重組,對麼?”

    周N皺眉道︰“你懷疑你也失憶了?”

    “不。”余皓答道,“不是這意思……我想,嗯,我想讓你試試,還原一段已經被我忘掉的記憶。”

    周N︰“什麼記憶?不對,你都已經忘了,更說不出來了。”

    “對……”余皓說,“大概是……一種,類似于噩夢的記憶。”

    周N听得滿頭問號,余皓說︰“一個小屋子,或者一扇門,什麼都好,試試?”

    周N雖然很迷茫,卻只得勉強一試。

    他打了個響指,手中幻化出火焰,火焰頓時擴散為環,橫掃出去,余皓驚嘆道︰“真美!”

    就像奇跡在記憶廢墟里溫柔地發生,又像星球踫撞,迸發出猛烈的光火,四周的碎片在金火的力量下開始重組,呈現出一個房間,房間里,熟悉的人朝他走來。

    “這是我爸?!”余皓道,“很小的時候了!”

    周N說︰“接下來?”

    “不是這個。”余皓答道。

    周N便撤去金火,記憶又轟然破碎,消散,余皓道︰“剛剛發生了什麼?”

    周N︰“你說不是這個。”

    余皓有點混亂,說︰“你重現了什麼?”

    周N笑了起來,摟著余皓,側頭在他唇上親了親,說︰“別問了。”

    余皓說︰“再試試。”

    周N抬手,平掃,五指間再次撒出一道光火,猶如燦爛的星河。

    余皓︰“這是……鄰居家里。不對,不是這兒。”

    周N再收,記憶破碎,沒等余皓詢問,周N突然說︰“我想我知道是哪兒了。”

    余皓︰“???”

    周N一手抬起,舉過頭頂,打了個響亮的響指。

    轟然光火迸發,四周變幻了顏色,兩人出現在了一座封閉的水泥房里。

    余皓︰“!!!”

    “你想說這兒?”周N問。

    水泥房中放著幾個木箱,中央有個炭爐,地上還鋪著褥子,窗戶灰蒙蒙的,窗上還貼著膠帶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余皓喃喃道,“也許,可是我為什麼,會忘了這兒?”

    周N沒說話,余皓奇怪道︰“我不應該會忘掉這麼重要的事情才對啊,算了,這不重要。”

    周N握著余皓的手稍微緊了緊,說︰“你究竟想做啥?”

    “這個地方象征著什麼?”余皓尋思道,“死亡,對嗎?”

    水泥房沒有門,余皓依舊牽著周N的手,一手試圖去推窗,窗門是封死的,他又去看牆壁,那個本來應該有門的地方,門奇異地消失了。


推薦閱讀: 愛你怎麼說 最強醫聖 紅樓之熊孩子賈琮 丞相總在御書房打地鋪 盛寵巨星 過度接觸 萬道獨尊 超強裝逼升級系統 不滅戰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