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︰卡提諾耽美小說網 > 歷史軍事 > 奪夢 > 158.原貌

158.原貌

作品:奪夢 作者:非天夜翔 字數: 下載本書  舉報本章節錯誤/更新太慢

    “吩咐人通知他們了, ”任沖說,“確保你在我這兒是安全的。”

    周N堅持道︰“我要自己打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任沖道, “我可不想著了你的算計, 你們這群人手段實在太多了, 一個不小心就得陰溝里翻船。”

    周N忽然笑了起來︰“居然給了這麼高的評價, 真是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慣常掌握的案情, ”任沖自若道,“我也不怕你,只是這件事實在太離奇,為了對付你, 我已經連著近一個月沒有進入過深度睡眠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說呢……”周N喃喃道,“難怪進不了你的夢。”

    任沖只有五十來歲, 看上去卻比六十出頭的秦國棟還要老相些, 或者說秦國棟保養得比他好。花白的頭發往後精巧地梳著,沒有戴眼鏡,眉毛筆直,鼻梁高挺, 法令紋很深,看人時目光總帶著一絲神秘莫測的疑慮之色。

    “起來,跟著我。”任沖說, “不要亂動東西, 也別妄想偷襲我。我的防身格斗不比你差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, 不敢。”周N下床, 任沖的手下給他上了橡膠手銬, 周N雙手被銬在身前,跟隨任沖離開醫務室,出了走廊。

    四周的環境,周N在黃霆夢中記憶里見過,這是趙梁的地下研究室,所以他現在正在延慶。任沖的步伐有力而堅定,帶著周N與兩名手下,穿過走廊,來到正廳,沿著鐵板支架長廊快步下台階去,周N一瞥研究室正中央的計算機。

    “這里以前是防空防核彈開挖的地下室。”任沖說,“大鋼門一落下,誰也進不來。”

    “大什麼門?”周N直到這個時候,還有心思開玩笑。

    “不用東拉西扯,繞開話題了。”任沖說,“你就算有一百個辦法,踫上我,你也脫不了身。”

    周N道︰“真沒幽默感。”

    任沖與周N來到這台巨大的研究儀器前,周N眉頭深鎖,打量面前的計算機組,以及中央的一個小凹槽,顯然是用來擺放金烏輪用的。

    “準備得挺充分嘛。”周N喃喃道,“你們知道金烏輪很久了?”

    “趙梁讓人改裝過。”任沖接過一名研究員遞過來的文件夾,隨手翻了翻,說,“這套儀器,以前是德國用以分析腦電波、判斷和研究癲癇的重要器材。後來加以改裝,涉及到‘腦電波干擾’的尖端領域,許多理論說出來,幾乎沒人相信。”

    “听不懂,”周N說,“不用解釋理論了,現在要做什麼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任沖說一句被周N噎一句,這是他當了領導以後極少踫上的。他注視周N良久,周N走向一張椅子,好整以暇地坐下,拍了拍扶手,蹺著二郎腿說︰“這樣?主動配合你一下吧?”

    任沖︰“……”

    周N又說︰“表情怎麼這麼奇怪?”見扶手上有條皮系帶,便自己扣上一邊,示意一旁的研究員過來幫忙。

    任沖道︰“你先下來!”

    任沖完全拿周N沒辦法,周N側頭看那一大把連接在頭盔上的線,確實沒法做手腳,只得又轉身下來,任沖攤手,說︰“把金烏輪給我。”

    周N不給也沒辦法,只得解下金烏輪交給他,一旁研究員走上前去,打開兩張椅子之間的一個裝置。

    “這是趙梁為集成器特別定制的分析儀。”任沖接過金烏輪說,“看清楚了,你一直持有的東西,真正的作用是這樣的。”

    周N不由得皺起眉頭,眼角余光打量周遭環境,每個角落里都守著一名持槍的手下,時刻注意場中動向。

    任沖低頭檢查金烏輪,它的顏色暗淡,比起周N買來並做舊的贗品,依舊有點不太一樣,上頭還系著余皓給他編的紅色手繩。

    分析儀中有一個環形的凹槽,任沖喃喃道︰“它已經等了兩年多了……”

    任沖將金烏輪放在分析儀的凹槽上,並蓋上了透明的外罩。這時候周N發現,所有研究員都隨之緊張起來,仿佛在等待著一個歷史性的時刻的誕生。

    “你是它最開始的主人,”任沖說,“邀請你來,也是為了讓你一起見證這一刻。”

    周N沉默了,眉頭深鎖,透明罩殼蓋上後,金烏輪被嵌在了凹槽中,緩慢立起。接著,任沖吩咐道︰“開始吧。”

    一名研究員按下了計算機組上的一個按鈕,罩箱內落下銀白色的仿佛有生命般的溶液,開始腐蝕、溶化金烏輪!

    周N︰“!!!”

    “別擔心,”任沖看了周N一眼,解釋道,“只是讓它還原到最初的模樣。”

    那溶液很快將整個金烏輪連著紅色的系繩腐蝕得干干淨淨,現出內里環形帶狀的線路,以及數枚水滴般不均勻分布的晶體!隨著溶液退去,金烏輪的外殼全部消解,猶如一塊光裸的線路板,展現在他們的面前!

    任沖︰“你見過它的內部結構。”

    周N一時已忘了自己與任沖是敵非友,他走上前去,注視著罩箱內排布得整整齊齊、巧奪天工的金烏輪內的微型線路板,徹底震驚了。

    “它是一種連接人與人腦電波的觸媒。”任沖認真道,“不過我想,最初制造出來時,注入里頭的能量,已經耗得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直有個問題,它究竟是哪兒來的?”周N看著那復雜的線路,比絲綢還要縴細的、如光縴般的細絲連接了大大小小上百枚閃光的細小結晶,就像無數光線,連起了夜空中的大小繁星,罩殼中,儼然出現了一個小型的宇宙!

    “很美的造物。”任沖說,“來自地外、天上,是它的唯一解釋,幸虧它在科技發展到如今的時代里被發現,人類才不至于落下遺珠滄海之憾。來,各就各位,開始下一步,周N,你覺得它像什麼?”

    “像銀河系。”周N說。

    金烏輪的外殼被溶解後,另一名研究員輸入指令,透明罩殼內充斥著磁力,底座“嗡嗡”地發出聲音,裸露的線路與連接晶體全部懸浮了起來。在罩殼內略分散開,緩慢旋轉。它帶著迷離甚至攝魂的光線,讓每個人身不由己地沉浸其中。

    “接下來,你將看見更美的一幕。”任沖說,“我們會為它注入足夠的能量。”

    周N的心髒頓時劇烈地跳動起來!

    “為集成器充能,檢查電量與儲備電源……”

    “三、二、一……”

    計算機屏幕上倒數完畢,任沖推上一個電閘,顯然也有點緊張,電閘被推到盡頭時,“嗡”一聲響,地下研究室內所有的燈一起滅了!這原本是周N設法脫逃的一個好機會,但求知欲已超出了他的逃跑欲望,他決定認真看看,究竟會發生什麼。

    電能從磁懸浮底座發出,充斥著耀眼的藍光,在漆黑一片的地下研究室內愈發耀眼,所有晶體近乎同時亮了起來,只有那最大的晶體依舊暗淡。但只是短短數分鐘,底座上的電弧便隨之沉寂下去,四周恢復一片黑暗。

    “怎麼了?”任沖道。

    “電能不夠。”研究員說,“耗能比我們想象中的要大。”

    任沖拿過報告翻閱,周N看出那是之前陳燁凱把金烏輪送到sta時的詳細分析內容,從那個時候,他們就已經在針對金烏輪做準備了?

    “中央處理區的那塊電池無法充能。”又一名研究員說,“對外輸入的部分需要消耗巨量的能源,但是可以一試。”

    周N也發現了,朝任沖問︰“為什麼?”

    任沖更不知道了,只得同樣轉問研究員,一名研究員答道︰“可能是因為輸入能量的方式不對,任總,需要繼續麼?這只是準備階段,如果一邊充能一邊展開實驗的話,也許需要更強、更穩定的電力輸送。”

    “需要多少能源,”任沖轉頭,吩咐一名手下,“去準備一下,調用足夠的能源,做好充足準備再開始實驗。”

    周N走近金烏輪,注視那枚最大的晶體,其余小晶體就像星辰般圍繞著它,一輪充電之後,小晶體稍微亮了肉眼可辨的那麼一點。

    “你想做什麼實驗?”周N懷疑地看著任沖。

    任沖道︰“去你夢里見個面,不需要消耗這麼多能量,現在倒是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周N開始警惕了,任沖的目的,仿佛並沒有這麼簡單,想做什麼,要調動整個地區的電力供應,來開啟金烏輪的所有功能?

    “來,”任沖說,“打鐵趁熱,我們現在就開始吧。”

    周N︰“我建議還是再等等?”

    但四處馬上有手下過來,把周N架著,按在了椅子上,任沖則活動手腕,松開袖扣,捋起袖子,坐上了另一張椅子。周N知道掙扎也是徒勞的,遂嘿嘿一笑,又見醫護人員過來,為他們注射鎮靜劑。

    周N朝任沖說︰“任老師,五十來歲的人了,嗑藥對身體不好。”

    任沖胸有成竹道︰“當然不學趙梁嗑藥,要嗑也是你嗑,難道就想不到,給你加一點神經元抑制劑麼?也太小看我了。”

    周N深吸一口氣,任沖說︰“過于狂妄,過于囂張,從未有過敗績的人生,塑造了你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,做人嘛,一定要知道天外有天、人外有人……”

    周N閉上雙眼,醫護員彈了下針管,分別給周N、任沖各自扎針,推入鎮靜劑。

    “監測腦電波活動。”研究員說,“預估十分鐘內進入深度睡眠期……”

    調查事務所會議室內。

    “就是這樣。”余皓說,“我不知道他會被困在夢境里,這個計劃說起來簡單,卻也不簡單……”

    陳燁凱說︰“周N想讓你拿到他的一部分圖騰,讓你獲得開啟金烏輪的權限。”

    余皓點了點頭,傅立群說︰“當時該馬上叫醒周N。”

    陳燁凱答道︰“槍頂著頭,我沒法動,你覺得像任沖這種人,會不敢下手?我也想過,如果不顧一切掙扎逃跑,開槍的瞬間周N會不會被驚醒,但就算他醒了也沒有用,金烏輪還是會被任沖帶走。”

    歐啟航說︰“這不重要了,我倒是覺得你的設想有戲。”

    陳燁凱說︰“太危險了。”

    傅立群道︰“你嘗試過沒有?”

    余皓︰“沒有。所以,我需要大家的幫助。”

    歐啟航︰“你怎麼朝大家傳遞消息呢?”

    “傳遞不了,”余皓說,“只能靠默契。”

    陳燁凱說︰“能不能在夢里設計一個朝外界傳遞信號的方式,譬如說,感官的刺激,能讓我們注意到你有狀況,不用太復雜。”

    余皓想了想,說︰“也許可以,就像做夢夢見奔跑,晚上睡覺時,腿會不自覺地抽動……嗯,你們注意我的手指吧。”

    傅立群說︰“試試,但最好有醫生在你身旁。萬一不行,也好隨時喚醒你。”

    余皓說︰“如果失敗了,我還有醒來的必要麼?”

    “別這麼說!”傅立群與歐啟航異口同聲道。

    余皓卻看著陳燁凱,說︰“如果周N沒能被救回來,我一定會穿梭在潛意識的世界里,直到將他找到為止。獨自醒來,對我來說,又有什麼用?”

    陳燁凱意外地沒有說話,余皓認真道︰“陳老師,我知道你能理解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歐啟航說,“余皓,你不要這麼想。”

    “最壞的情況,就是周N被奪走圖騰,失去自我,被放逐到潛意識去。”余皓說,“那麼任沖會獲得金烏輪的所有權限,還給我一個沉睡的周N,他再也無法醒來。對我而言,清醒著又有多大意義?”

    眾人都不說話了,余皓說︰“反正我想好了,從計劃開始的一刻,任何人都不用再來叫醒我。”

    會議室里一陣沉默,外頭肖簡敲了敲門,推門進來,面對這沉默,倒不太意外。

    “老板問你們還要多長時間。”肖簡看了眼手上的表,說,“已經十一點了。”

    陳燁凱說︰“祝你順利,余皓。”

    “祝你順利,”傅立群道,“把少爺帶回來。”

    歐啟航說︰“祝你順利,別忘了當初你是怎麼勸我的,余皓。”

    余皓點點頭,笑了起來,說︰“等我朝你們發出召喚。”

    幾人出外,秦國棟的車隊已經準備好了,陳燁凱開了自己的車,眾人依次上車,歐啟航最後上來時,遞給余皓一瓶藥。肖簡在駕駛座外朝他們說︰“待會兒跟著我們的車走,余皓,你想做什麼?”

    陳燁凱︰“我們有自己的辦法,出發吧,希望順利。”

    余皓在車上數安眠藥,抓了一把,歐啟航說︰“四到五顆夠你睡很久了,別多吃。”

    傅立群擰開礦泉水,遞給余皓,余皓把近七八顆藥一次吞了下去,喝水送下,歐啟航將座椅放平,傅立群握著余皓的手。

    “我要找回很久很久以前,那一天的記憶。”余皓答道,繼而閉上了雙眼,入夢。

    “進入深度睡眠期……集成器開始發揮作用了,快看!”

    研究員驚訝道。

    所有人全部圍了過來,那如同光縴一般的金烏輪線路,正在傳遞著瑰麗的光澤,所有的晶體都在發亮,而中間那枚最大的晶體,則投射出波紋狀的亮光。

    “用折射程序投出來看看。”

    監測投到中央大屏幕上去,屏幕呈現出華麗的影像,茫茫雲海,金光萬道,周N夢境中,天頂平台上,他手持金箍棒,面朝朝自己走來的任沖。

    “沒有聲音……”

    雲海翻滾,任沖來到平台中央,抬頭注視金烏輪。

    “宏偉壯觀的景象,真是一件上天賜予人類的杰作……”任沖喃喃道,目不轉楮地看著金烏輪,“這就是與你的‘自我意識’融合後的所謂‘圖騰’吧,周N。到了這個時候,你是決定將自我意識老老實實地交給我,還是打算最後再掙扎一番?”

    “嘿。”周N冷笑道,“好大的口氣,你忘了這是在我的夢里?”

    “理論上每個人只要在夢中掌控了自我意識,就是無所不能的。”任沖環顧四周,沉聲道,“夢境就是你的地盤,所存在的一切,都因你的自由意志而發生改變。只是,在腦電波集成器的力量下,意志強大的個體,對意志弱小的個體施加干預,才是正確的走向。”

    周N一耍金箍棒,明顯感覺到力有不逮,警惕地注視著任沖,手中發出微光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志能有多強大?只要我在這里殺了你,”周N笑道,“現實中的你,就再也無法醒來了,任老師,掂量一下,你有沒有這個本領。”

    任沖說︰“不入虎穴,焉得虎子?值得的。既然不願將‘主控權’老老實實交給我,就別怪我動手了。”

    周N驀然拖出一道金火,朝任沖疾射而去!

    調查事務所外,車隊開上街道,陳燁凱從倒後鏡內看後座的余皓,傅立群始終牽著余皓的手。

    “他睡著了,別開太快。”

    “沒關系,藥效起作用,不會這麼容易醒的。”陳燁凱答道。

    余皓仰躺著入夢,身上蓋著傅立群的外套,一手露出外套,與傅立群互相牽著。

    我們的故事,從哪一天開始?在我把門關上的那一刻,是不是內心深處,依然渴望著那扇門被他推開?歲月在他的思緒里不斷回卷,春來漫山遍野的綠意,冬天皚皚大雪,秋天金黃的樹葉……從他們在雪地中逃亡,見面的那一刻起,無數念頭如走馬燈般在余皓的腦海中閃過。

    兩地分開時的視頻、周N喘著氣,在站台上飛奔,追向已開走的高鐵;郢市的出租屋、年節時空山春曉外的雪地與飛來飛去的雪球、周N將他護在自己身後,面對狂怒的父親;江岸上啟程的游輪、課上親手遞出的心;摩天輪上遠方的青山與面前緊張的人;更久遠了,那一切遙遠得就像上一生……

    學院慶站在舞台上,余皓朝觀眾席上看,看見了周N俯在最後一排的欄桿前朝他笑……寢室中的每日每夜,行李中褪色的象棋,晦暗的長城與驀然燃起、光耀世間的烽火,銀杏葉刷然飄散,一切定格在了周N叼著煙,朝他要打火機的那個瞬間。

    余皓走進自己的夢境,沒有了金烏輪的力量,一切顯得朦朦朧朧,就像彌漫著一層稀薄的霧,遠方京城與群山,更遠的長城,就像水墨畫一般。

    “是這兒了。”余皓低聲道。

    他站在那水泥小屋的門前,說︰“來吧。”

    余皓推開了那扇門,內里卻毫無預料地出現了另一個人——那個曾經控制了他的圖騰的、黑暗的自己。

    此刻,黑暗的余皓抬頭,有點不知所措地看著他。

    科洛西姆平台,金烏輪爆發出強大的火焰,周N右手持金箍棒,左手燃起熊熊烈火,朝著任沖猛按下去。

    “給——我——滾!”周N怒吼道。

    任沖朗聲道︰“你知道自己犯下的最大失誤在哪兒麼?”

    任沖閃身避過,一步沖上圍欄,那爆發式的速度又出現了!就像趙梁化作殘影一般,任沖的速度甚至更快,刷然躬身到了周N腰間,一手格開他爆發出金火的左手,另一手握為拳,狠狠一拳將周N揍飛出去!

    “你從來只注意了夢境對現實的影響,卻很少去想,現實里一旦遭到了身體上的傷害,對夢境中的自己會有什麼影響。”

    周N拄著金箍棒起身,望向任沖,他的思維在藥物的作用下變得更慢,導致無法抵擋任沖正常的速度。但就在此刻,雲海聚集,變幻,浮現出周N的黑龍背脊,正在背後悄然接近任沖。周N抬眼,望向任沖,眼中現出狡猾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這只是一個開始。”任沖說,“此處的金烏輪,就是你的‘圖騰’?不要再玩花樣了。”

    周N猛然怒吼道︰“你他媽的找死!”

    黑龍突然從雲海中撲出,猛地抓住了任沖!任沖猝不及防被黑龍按住,抽身掙扎,周N手中爆出金火,再次沖上前去!


推薦閱讀: 愛你怎麼說 最強醫聖 紅樓之熊孩子賈琮 丞相總在御書房打地鋪 盛寵巨星 過度接觸 萬道獨尊 超強裝逼升級系統 不滅戰神